19歲小夥與大10歲寡婦私奔,躲入深山50年,徒手鑿6200級天梯

陆凡 2022/07/12 檢舉 我要評論

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?

現代社會也有真實版的「小龍女」與「楊過」,有這樣兩個彼此相愛的人,在與世隔絕的地方,相守50年不離不棄。為了出入方便,「楊過」還用去了五十年的時間,鍥而不捨地在懸崖峭壁上用雙手開鑿出六千多步的 愛情天梯

魯迅作品中有個人物叫九斤老太,她最大的特點是懷舊,感歎今不如昔,說自己年輕的時候,「天氣沒有現在這般熱,豆子也沒有現在這般硬」。

想想也是,現在的空氣沒有過去新鮮,天也沒有過去那麼藍,現代人也沒有古人感情那般專一。

說來說去是社交工具太普及,人們經不起各種誘惑,排隊辦離婚的人,往往比辦結婚的都多。

難怪有人說,這些年貶值最厲害的就是愛情,比較之下,還是古人的感情可靠。

至少在上個世紀,其實,愛情還不是鮮見的事情。

深山中,驢友們偶遇「野人」

2001年中秋,一隊戶外旅行者在一座名叫半坡頭的深山中,發現了兩個「野人」。

以前大家都聽說過「神農架野人」,現在當場目睹後仍然被嚇了一跳。

眼看著「野人」慢慢靠近他們,大家神經緊繃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可是當「野人」走近他們身邊的時候,他們才知道是虛驚一場,原來兩個「野人」實際上是人,因為哪會有野人穿著對襟的舊灰布衫?

這樣老式的衣服,他們在現實中從未見過,只是在老電影中看到過。驢友們猜想,這兩位老人一定是因為什麼緣故,被隔絕在深山裡了吧。

幸虧兩位老人會說現代的語言,他們一開口就發出了「如今是何世」的疑問。

6歲小男孩,非要娶別人新娘

1942年農曆三月初三,是長樂鄉(現長樂村)高灘村一個叫劉大康的青年人新婚的日子。

劉大康在眾人的祝福聲中,揭開新娘子的紅蓋頭,在場的人豔羨不已——16歲的新娘子,竟然是貌美如花,像天上的仙女。

小男孩劉國江對母親說:「媽媽,我把新娘子娶回家吧,她太美了。」

村民們聽了男孩的話,又是一陣哄堂大笑,媽媽安慰兒子說:「長大了,媽一定給你娶個跟新娘子一樣漂亮的媳婦」。

男孩撇撇嘴說:「不,除了她,我誰都不要。」

童言無忌,聽他這麼一說,鄉親們笑得更厲害了。

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天意,多年之後,劉國江竟然真的跟新娘走到了一起,結為夫妻。

小夥子和嬸嬸深夜私奔

十年後(1952年),劉大康患病突然去世,撇下了年僅26歲的妻子徐朝清和4個孩子(最大的9歲,最小的才1歲)。

在那個年代,一個男人都難以養活幾口人,何況徐朝清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?一家人當時就陷入揭不開鍋的窘境,好心人給她說媒,最初她還不同意,後來為了孩子,她無奈之下答應了媒人,願意再嫁。

媒人幫她張羅時,那些單身男人一聽說她的情況,都連連搖頭,娶個媳婦捎帶四個孩子,這不是娶妻,是娶罪受嘛。

看到徐朝清的處境艱難,19歲的劉國江失眠了。他想跟娘商量,對徐朝清伸出援手,可是他話一出口,就被娘罵了個狗血噴頭。從此,劉國江不敢再提幫忙的事,將願望壓在心裡,儘管他仍然放不下。

仿佛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命運,想躲都躲不過。

一個傍晚,劉國江去村東的飛龍河邊散步,突然發現河邊的樹林吊著一個人。他上前一看,正是徐朝清。

劉國江見狀,立刻不顧一切跑上前抱住她,將她脖子上的繩索解開。

徐朝清哭著說:

「為什麼救我。」

劉國江緊緊抱住她,再也不肯不鬆手,他低聲卻又語氣堅定地說:

「救人就救到底,我要陪你共度難關。」

從此之後,劉國江鼓足勇氣,不避流言蜚語,主動上門幫徐朝清挑水劈柴,種糧種菜。

寡婦門前是非多,閒言碎語立刻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全村。

族長找到劉國江,正色對他說:「徐朝清是你嬸嬸輩分,你這樣做是[亂.倫],違反了族規。」

徐朝清的婆婆更是不高興,到村支書那裡告狀。

劉國江的母親也哭著對兒子說:「你這是敗壞門風,大家都指指戳戳,讓我這張老臉往哪擱?」

1956年農曆七月初七,劉國江和徐朝清一起在河邊散步,徐朝清說:

「你以後別到我家去了,會毀了你一生的。」

劉國江急了,一把抱住她說:

「不行,我要跟你在一起,村裡不容我們,我們大不了像牛郎織女那樣,遠走高飛!「

第二天,一則消息在村裡悄悄傳開:

「徐朝清和劉國江私奔了!」

與野獸做鄰居,養大七個孩子

二人帶著4個孩子逃到了半坡頭山頂,劉國江以前上山打柴時曾經來過這個地方,那上面有兩間獵人修建的茅草屋。

從此,這裡就成為他們的家。

雖然孤寂清冷,可是他們能夠光明正大地在一起,從此再也不怕蜚短流長。

只有孩子以及藍天白雲、大山荒坡、古樹野猴。

這裡缺少糧食,劉國江就到河裡去捕魚;沒有蔬菜,徐朝清負責去樹林裡挖野菜;沒有水果,山上的野核桃、野棗隨處可采。他倆開墾了一些荒野地,還種上了莊稼蔬果。

好景不長,第二年夏天,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摧毀了他們的家。

洪水過後,徐朝清站在原地發呆。

劉國江安慰她說:

「有我這雙手,什麼也別怕,我會給你更好的家。」

第二天,劉國江到山梁上最高處找到一個岩洞,那兒成了他們的新家。

徐朝清依偎在丈夫懷裡,不經意地說:「山洞比原來的草房好多了,可是我還是喜歡瓦房,在那裡面睡得香」。

妻子漫不經心的一句話,劉國江放在心上,他當時什麼也沒說,第二天他就默默前往兩公里外的山坳裡背泥巴燒瓦。

徐朝清立刻猜透了丈夫的心事,帶著孩子們組成了「背泥巴大軍」。

劉國江用石頭砌了個窯子,將那些泥巴燒成了瓦。

燒了一兩年,才燒齊所需的瓦片。

春去秋來,光陰似箭,上山后,徐朝清又生下三個孩子。一晃幾十年過去,劉國江夫婦養育了七個孩子。

由于不想下山,生孩子的時候,丈夫都全程負責接生,第一次還有點生疏,之後就老練多了。

夫妻這些年並非全然與世隔絕,他們有時也要下山買豬仔、買工具。

不過如此,他們還要送孩子到山下的學校去念書。

為了愛,鑿天梯

半坡頭在高灘村背後的深山中,和村莊只有一條荊棘叢生的稱不上為路的小土路相連,坡度太大,非常難走,徐朝清每次走這條「路」都會摔跟頭,有一次還滾下山坡。雖然被大樹擋住,卻掛了彩,臉上留下道道傷痕。

劉國江撫摸著妻子受傷的臉,心疼得不行,他暗下決心,開始集中精力修路。

劉國江在崎嶇的山崖和千年古藤間,一鑿一斧地敲擊,鑿石頭的聲音在大山中回蕩,是世界上最動聽的「音樂」。

每到農閒的時候,劉國江就拿著工具,頂著晨曦出門,日落西山而歸,在絕壁上用木頭、石板構築自己的愛情階梯。

開工的時候,劉國江還是個滿頭黑髮,英姿勃勃的小夥,竣工的時候,他已經兩鬢斑白。

這期間不知道鑿禿了多少鑿子,用壞了多少榔頭,劉國江的手上增添了多少層老繭,硬是修築了6000多級階梯,讓人歎為觀止。

徐朝清握著丈夫佈滿老繭的手,不知道勸阻了多少次,可劉國江說:

「你以為修路是為你嗎?錯了,是為我自己。」

「因為路一天修不好,你出去的時候我就會提心吊膽;修好路之後,我心裡踏實了。」

徐朝清對驢友說:

「老頭子啥都好,就有一點不好,盯我盯得太緊。」

「他總說我長得太美,不讓我一個人過夜,也不讓我一個人下山,怕被別人拐跑了。」

劉國江辯解道:

「還說我呢,你不是也擔心我嗎?說我比你小,怕我下山了跟別人跑了,把你們丟在大山上。」

「因為這個,我從沒到過江津縣城,就是鎮子,我一年也不去幾次。」

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:所謂愛情,就是兩個長相普通的人, 卻害怕對方被別人搶去,因為在彼此眼中,他(她)是世界上最美的人。

不管誰有事下山,另一個准會在天黑前來到山下的大木橋等候,等心愛的人一起爬上愛情天梯,攜手回家。

幾十年如一日,天天如此。

在他們心中,自己過得簡直就是「神仙」般的生活,橋那頭是「凡人」的世界,應該堅決「劃清界限」。

被曝光後,他們堅貞的愛被人稱頌

2001年驢友偶遇神仙伴侶,半個世紀的傳奇愛情讓「凡間」人羡慕不已。

二老的女兒們早已嫁出大山,兒子們也走出深山,成家立業。

儘管如此,兩人的愛情還是不為人知。

直到偶遇驢友,他們的愛情才被曝光,在網上廣為流傳,楊過與小龍女般的曠世愛情,讓人為之感動和羡慕。

國內外百餘家媒體紛至遝來,爭先恐後上山採訪。

數萬名遊客慕名而來,只為感受真情,攀爬愛情天梯。

二人自然也成為名人,晚會和綜藝節目的邀請函像雪片一樣飛來。

對于這些邀請,劉國江的態度是一概拒絕,哪怕給出場費再多也不去。

理由很簡單:妻子怕暈車,而自己又一天也離不開妻子。

能賺錢?

已經過上神仙生活,要錢又有何用?

2006年7月,三兒子和中山鎮旅遊辦主任開始對劉國江軟磨硬泡,說是為了家鄉的旅遊事業,應該為父老鄉親們月臺,去參加一個活動。

老爺子經不住軟磨硬泡,參加了電視臺舉辦的「七夕東方情人節愛情盛典」大型文藝晚會。

在那裡劉國江收到了17000元報酬,他一輩子也沒有見到過這麼多的錢,但是他一點也不開心,度日如年,歸心似箭。

晚會上,當主持人問「你有什麼心願」時,劉國江語出驚人:

「我,我想回家。」

全場數千觀眾先是怔住了,但隨即明白過來,報以熱烈的掌聲。

回到家裡,兩人相擁而泣。

徐朝清哭得最厲害,她泣不成聲:

「老頭子,這幾天我天天在山頭張望,還以為你回不來了呢。」

劉國江撫摸著妻子的頭,哽咽著說:

「哪能呢,我們說好了要恩愛百年,死也要死在一起。」

然而,願望總是美好,現實總是太殘酷。

2007年12月12日下午,劉國江猝然離世。

靈堂上,低沉的哀樂中,82歲的徐朝清的哭喊聲撕心裂肺:「你不能走,你走了,我怎麼辦?」

哭累了,她在兒子的攙扶下,顫顫巍巍地走過去,將臉緊貼在丈夫的棺木上,用手撫了一遍又一遍,淚水再次奪眶而出。

這時候兒媳遞過來一張椅子,讓她坐下,她雙手撫摸著棺木,不曾離開,唯恐一抬手,丈夫走了,不再回來。

整整一天了,徐朝清粒米未進,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。

她木然地看著丈夫的棺木,似乎那個曾承諾要陪她一輩子、照顧她一輩子的愛人還會像之前那樣站起身來,對她笑語晏晏,情深款款。

2007年12月18日上午8時30分,葬禮在淒厲的寒風中舉行。

山腳下的杉樹林下,是劉國江長眠的地方。打鑿了半個世紀的6000級「愛情天梯」還在,劉國江卻走了。

這樣的愛,是永恆的,從來不曾離去。

五年之後,徐朝清溘然長逝,找她的「過兒」去了。

辭世的那一刻,她是幸福的,那邊一定有一個愛情天梯,她的愛人也一定在天梯的這一頭等候著她,牽著她的手一步步去往彼岸。
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