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多歲阿嬤相親再婚,新婚夜新郎突然說:60年前你就嫁過我

陆凡 2022/07/30 檢舉 我要評論

老年人再婚,不是什麼新鮮事!但是在25年前,兩位年過八旬的老人再婚,卻引起了轟動!

因為這一對經人介紹,剛剛「相識」不久的兩位老人,在新婚夜聊天時發現,兩個人在60年前結過婚,彼此是對方失散了60年的原配。

這是怎樣的緣分啊,失散60年的夫妻,在兩人耄耋之年,竟然因為相親又重逢!

而且在彼此未認出對方的情況下,因為情投意合,再次結為夫妻!

這樣的緣分,稱之為曠世奇緣也不為過!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?

1

1997年,重慶一個叫劉澤華的老太太,和兒子鬧了矛盾,一氣之下帶著僅有的一點積蓄,一個人偷偷地離開了兒子家。

無處可去的她,只能流浪街頭。中午時分,恰巧遇到了一個好心的中年婦女,把她帶回了家,還認她為干媽,她才有了暫居之所。

只是這干女兒夫妻,也沒經濟來源,他們自己生活都成問題,偶爾還需要劉澤華拿出積蓄買米買面,他們根本無力贍養劉澤華。

干女兒家不能久住,兒子家更不愿回,劉澤華感到很苦悶。

正當她愁眉不展之際,一個叫李臘芝的熱心鄰居給她出了一個主意。

李臘芝對劉澤華說,她有個干爹,叫邱云,也是寡居老人,和劉澤華年齡相仿,身體健康,人品很好,唯一的缺點是他居住環境很差,住在棚屋,而且生活也較拮據。

如果劉澤華不嫌棄,她愿意給兩人做媒,兩人如果合得來就結婚。這樣劉澤華不僅有了住處,二老晚年也能互相照顧。

劉澤華雖不嫌貧愛富,但她畢竟80歲了,如此高齡,她從沒想過再婚,但眼下又沒更好的辦法,思來想去,她同意了李臘芝的建議。

李臘芝趕緊地去找邱云,卻沒想到老人對干女兒的好意,并不贊成,他覺得自己太窮了,不好意思讓劉澤華跟著自己受苦。經過李臘芝的苦心相勸,邱云才勉強同意和劉澤華見一面。

第一次見面,在李臘芝家里,當劉澤華看到走進來的邱云——一個身材高大、身板筆直、戴著一個洗得發白的帽子的老頭時,她就對這老頭有種說不出的好感!

只是邱云從進門到坐下,像一個害羞的大姑娘,坐在一旁低著頭,不敢看劉澤華,也不敢說話。直到李臘芝提醒他,他才小聲地嘟囔了一句,我沒有存款,每個月只有低保,我養不起你!

劉澤華則大大方方地對他說,我不用你養,我還有點積蓄,只要有個地方落腳,有個人知冷知熱就行!聽了劉澤華的話,邱云抬頭看了一眼她,眼里閃現過一絲光芒,但卻沒再說話。

這第一次見面,在有些尷尬的氛圍中,草草結束了!

接下來,李臘芝又安排了他們第二次見面,在邱云家。

劉澤華看到了邱云家的房子雖簡陋,東西雖破舊,但都收拾得干干凈凈,擺放得整整齊齊,她對這個老頭的好感又加深了一層。

中午邱云用一盤皮蛋辣椒,和一碗回鍋肉招待她,她也沒嫌棄,倆人坐在一起,吃了一頓家常便飯。

盡管邱云對劉澤華的態度,禮貌有余,算不上熱情,但是劉澤華卻對他很滿意。

她直接對他表白:我們都是苦命人,苦日子我不怕,只要你同意,我就去置辦點東西,我們一起過,就為有個伴。

對于劉澤華的大膽熱烈、真誠、直接,邱云也慢慢放下了顧慮,他對這個不嫌棄自己窮困潦倒的老太太,也慢慢的熱絡起來。

兩個孤獨多年的老人,相處了一個月,一起去買了點生活用品,準備了一桌飯,請親朋好友吃了一頓飯,搬到了一起算是結婚了!

結婚的那天晚上,親戚朋友都走了之后,躺在床上打算休息的老兩口,隨意地聊了起來。

邱云對劉澤華說,咱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你有啥要求,只要我能做到的,你盡管說。

劉澤華說,我沒其他要求,就想領個結婚證,這樣就能名正言了,避免別人說閑話。

談到領證,就說到了戶口,就提到了雙方的老家。

「你老家是哪的?」邱云問劉澤華。

「我老家是四川宣漢縣塔河壩爐子村。」聽到劉澤華的回答,邱云來了興致。

「那地方我年輕時生活過一段,只是爐子村里的人都姓李啊,你怎麼姓劉呢?」邱云疑惑地問。

「過去姓李,后來改名了。」劉澤華說。

「那你以前叫啥?」邱云接著問。

「李德芳。」聽到劉澤華說出這三個字,邱云當即坐了起來!

劉澤華被他嚇了一跳,也坐了起來。

邱云雙手緊緊抓住劉澤華的胳膊激動地問:「你真叫李德芳?你母親是不是姓余?」

「是啊。你怎麼知道?劉澤華看著邱云緊張又吃驚的樣子,很不解。

「德芳,我是邱大明,我是你60年前的丈夫邱大明啊!你還記得我嗎?」

劉澤華驚得半分鐘后才結結巴巴說出一句話:「你怎麼會是邱大明,你不是叫邱云嗎?」

「我也改了名字啊!你到底還記不記得我啊」!他一再追問!

這時,劉澤華突然嚎啕大哭起來,邊哭邊說:我找了你二十年沒找到,以為你戰死啦!你怎麼變化這麼大啊,我一點沒認出來!」

邱云也哭著說:「我們60多年沒見了啊,我離開你的時候22歲,現在都82歲了,變化太大了,你怎麼能認出我!」

失散了60年的結發夫妻,竟然鬼使神差地在人海中重逢,兩位老人抱頭痛哭起來,一夜無眠,互相向對方講述了過去的種種。

2

邱云,本名邱大明,是重慶榮昌縣人,19歲加入川軍,在四川宣漢縣服役。因聰明能干,21歲就當上了少尉排長。

1936年,經司務長余常凱介紹,邱大明認識了余常凱在宣漢本地居住的表妹李德芳。李德芳父親早亡,和母親李余氏相依為命,所以她母親希望招個上門女婿。

邱大明年輕有為,高大帥氣,不僅讓19歲的李德芳怦然心動,而且令李德芳的母親也很滿意。而模樣俊俏、開朗大方的李德芳,也讓邱大明一見鐘情。

只是軍隊有規定,不允許士兵和駐地百姓結婚,情投意合的邱大明與李德芳,只能私下來往,交往沒多久,兩個愛得熱烈的年輕人,在李德芳母親的張羅下,偷偷結了婚。

但結婚僅4個月,因為抗日,當時戰況緊急,邱大明所在部隊連夜集合后,就不準外出,他還沒有來得及和新婚妻子告別,就匆匆隨軍出征了!

他本以為像以往一樣,十天半個月就會回來和妻子團聚,卻不曾料想,此后一走,就是60年。

3

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,邱大明參加了淞滬會戰,當時戰斗異常慘烈,他所在部隊傷亡過半,甚至很多高官都陣亡了。

邱大明也在一次激烈的戰斗中中槍,差點喪命,但因為一枚假銀元,他逃過一劫。

這個事情說來還挺傳奇的:在一次行軍途中,邱大明在路上遇到一位做小生意的大娘,因為收到一枚假銀元哭得很傷心,善良的邱大明,用自己的真銀元換下了大娘的假銀元,并隨手裝進胸口布袋里。

就是這枚假銀元,神奇地幫邱大明擋了一個槍子,讓他死里逃生。

只是在1941年的第二次長沙會戰中,邱大明就沒那麼幸運了,他肩膀受了重傷,不能再打仗了。

1942年,他退役考進了水上警察學校,不久被分配到瀘縣碼頭工作。

在離家的六七年間,他給妻子李德芳,寫了幾十封信,都因為戰亂,李德芳一封都沒收到。

一直聯系不上妻子,邱大明很焦急,但之前在部隊也沒有辦法抽身,等到他去瀘縣工作以后,他有公務在身,加上時局動蕩,他不便回到宣漢縣去找妻子,他就花重金委托一個人,讓他去老家把李德芳接過來。

結果那人不靠譜,根本沒去,他四處逍遙把錢敗光后,就對邱大明謊稱李德芳家已被日軍炸成平地,全家人都遇難了。

邱大明信以為真,他悲痛欲絕,沉淪了很長一段時間!

幾年后,才逐漸接受了喪妻的事實,后來經別人介紹,和一個浦姓的女學生結婚了,還生了一兒一女。

只是1954年,因為歷史的原因,他被送到新疆改造,直到1976年,才回到四川。

邱大明拿著組織上給的3000元巨額安家費,回到了瀘縣的家中,發現浦姓老婆早已改嫁,兒女對他的態度很冷淡。

他把大部分錢給了兒女后,一個人來到重慶獨自生活。住在棚屋,撿撿廢品,年紀大了之后靠國家補助生活,直到1997年遇到李德芳。

4

而當年李德芳在邱大明走后,天天眼巴巴地盼望著丈夫回來,熬了幾年,母親也去世了,村里人勸她不要傻等,說估計邱大明早成炮灰了,讓她早點改嫁,但是李德芳不肯。一直苦等18年,還是沒有他的一絲消息。

1954年,李德芳離開家鄉,改名劉澤華,去邱大明的老家打探他的消息,結果幾年過去,都一無所獲。

李德芳找不到邱大明,慢慢地也死了心,在快40歲時嫁給了本地一個叫況明的赤貧戶,兩人以做小生意為生,因為年紀大了,沒生孩子,就領養了一兒一女, 1992年,況明因病去世。

況明去世后,兒女讓李德芳把住房賣了,賣房錢都分給了兒女,并搬到兒子家生活,但在兒子家的生活很不如意,無奈才離家出走。

5

聽完李德芳講述的過去的苦難生活,邱大明哭得更厲害了!

他覺得自己太對不起李德芳,他對李德芳說:我要用以后的余生,來補償你被我耽誤的青春歲月。

邱大明說到做到,在以后兩個人一起生活的12年中,邱大明包攬了一日三餐和所有的家務,對李德芳百般呵護,百依百順。

哪怕2005年李德芳癱在床上,哪怕兩人花光了積蓄,生活窘迫到一定程度,哪怕邱大明90多歲的高齡,一身病痛,他都依然對李德芳傾其所有、竭盡所能的照顧她,伺候她,疼愛她。

李德芳早餐突然想吃湯圓,邱大明就放下即將做好的面條去給她煮湯圓,李德芳愿意打牌,邱大明就經常陪著她玩,李德芳因為疾病痛苦,邱大明就把僅有的一點錢都留給老伴買藥看病,而自己卻咬牙忍著病痛。

邱大明對待李德芳如此疼愛,周圍的鄰居都對他夸贊不已!

邱大明卻說:這輩子虧欠她太多了,不管我做多少,都沒有辦法補償她。

而李德芳對邱大明也無比深情,老兩口在一起12年從不吵架,唯一一次 吵架,是因為李德芳為了省錢拒絕看病吃藥,她想把僅有的一點錢留給邱大明看病。

2009年10月28日,92歲的李德芳帶著對邱大明的愛和眷戀,離開了人世。

她去世之前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邱大明,一再叮囑干女兒,一定要替自己好好照顧邱大明。

李德芳去世后,94歲的邱大明便不再說話,只是默默地流淚,20天后,他也追隨李德芳去了!

根據他們的遺愿,多年來經常照顧他們的志愿者們,把兩人安葬在了一起,他們將永不分離!

邱大明和李德芳,這一對命運多舛的苦命鴛鴦,他們頗富傳奇的婚姻故事令人感慨不已。

他們在如花的年紀,因戰亂被迫離散60年,飽受分離之苦,是人生的大不幸;但在人生暮年竟然又神奇的相遇,且再一次相愛,再一次結婚,這簡直可以稱之為人間奇跡。

如果說,他們的再次相遇是因為上天的眷顧和厚愛,是因為幸運或機緣巧合,是因為天意使然或者緣分未盡;

那麼他們重逢后,還能風雨同舟、相伴相守、不離不棄幸福生活了12年,給兩個人不幸的婚姻續了一個溫情、美滿的結局,卻是因為人性的善良,是因為雙方懂得感恩和回饋,是因為彼此的愛和深情!
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