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鹿鼎記》:好老婆,是老公一輩子的福氣

艾姐 2022/07/15 檢舉 我要評論

說起金庸先生筆下最令人羡慕的男性角色,非《鹿鼎記》中的韋小寶莫屬。

出身青樓,流氓地痞,竟搖身一變成了康熙帝身邊的紅人,還拜了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為師,擁有7個如花似玉的老婆,事業愛情雙豐收,實乃人生贏家!

而這7個老婆中,論美貌阿珂第一,論武功教主夫人為最,論地位當屬建甯公主,可偏偏是一個出身最低微的小丫鬟,被韋小寶愛到了骨子裡。

她就是雙兒。溫柔體貼,善解人意,是很多男人心中的白月光。

連倪匡先生都說:「雙兒是世上所有男人都希望有的最佳老婆。假如有一天韋小寶說月亮是方的,她雖不說謊,也會溫柔地替他圓一句‘看著是有點起角’。」

那麼問題來了:7個老婆平分秋色,雙兒究竟有什麼本事,能得到這獨一份的寵愛呢?

初見

雙兒本是好人家出身,父母親人均因吳之榮告發、鼇拜操辦的《明史》一案被害歿。

流放甯古塔途中,雙兒和莊家三少奶奶等一眾女眷被人救下,藏身莊家大屋內。

雙兒成了莊家的丫鬟,也習得了一身武功。

如果不是遇見韋小寶,雙兒或許會跟尋常丫鬟一樣,伺候主人家幾年,找個普通人嫁了,一生平凡。

或是一門心思策劃報仇,報不報得了、保不保得住性命,都還難說。

上天垂憐,竟將手刃仇家的大恩人韋小寶送到了她面前。三少奶奶為了表示感謝,將雙兒送給了韋小寶。

彼時的雙兒,年僅15歲,跟了三少奶奶多年,卻被一句話輕易送了人,可見她的「身不由己」。

不過這次雙兒是願意的。

韋小寶是恩人,而且他人有趣、特別,沒有架子,願意跟小丫鬟同桌吃飯,還真誠地說: 「我是小太監,你是小丫頭,咱倆都是服侍人的,倒是一對兒。」

雙兒是把自己看得很輕的,在那個倉皇逃命、躲躲藏藏的童年裡,她有太多不安全感。因此她不敢尊大,恪守主僕本分,生怕主人不要她。

遇見韋小寶後,她才慢慢感受到了尊重、信任與寵愛。

雙兒曾說:「夫人叫我服侍公子,我一定盡力,公子待我好,是我命好,待我不好,是我命苦罷啦。」

韋小寶說:「你命很好,不會命苦的。」

這是韋小寶的承諾,也是雙兒的幸運。

傾心

很多人說雙兒「奴性」重,這話金庸先生第一個不答應。

所謂奴性,是被動、消極、沒有原則和底線的,雙兒顯然不是這樣。

她並非逆來順受,在她心裡有一桿秤,有自己堅持的東西。

發現韋小寶是朝中大官後,雙兒慌了神: 「韃子皇帝是大壞人,相公你……怎麼做他們的官?而且還做了大官。」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。

還是韋小寶連哄帶騙,好生解釋了一番,說自己是天地會青木堂香主,又表明了和康熙之間的關係,才讓雙兒放了心。

你說,如果韋小寶真是韃子的人,雙兒會怎麼樣?

我想,她不會恩將仇報去傷害小寶,但也一定不會再陪在他身邊了。家仇不共戴天,這是雙兒的堅持和底線。

好在一切都解釋清楚了。韋小寶感歎: 「雙兒,咱倆人老是在一起,說什麼也不分開。」

雙兒說:「我自然永遠服侍你,除非……除非你不要我了,將我趕走。」

韋小寶:「就是砍了我頭,也不趕你走。除非你不要我了,自己偷偷地走了。」

雙兒伸手在自己頸裡一斬,道:「砍了我頭,也不會走。」

這段對話充滿了孩子氣,孩子般的賭氣,孩子氣的承諾,卻貴在一個「真」。

也是這次推心置腹後,雙兒跟小寶不再只是主僕關係,情誼又親密了幾分。

這兩個年紀相近、身世相仿的小朋友,成了彼此最珍惜的親人。

相互取暖,相互照料,攜手去闖更大的天地。

在乎

五臺山上,韋小寶被胖頭陀擄走,雙兒心下驚惶,提氣急追。

可她畢竟年幼,內力修為相差太遠,加上身矮步短,只趕出一二裡,就遠遠落在了後面。

雙兒很著急,哭了出來,可一面哭,一面仍是急奔,追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這就是雙兒,一旦認定了,便會用一腔孤勇,去守護自己在乎的人。

哪怕明知不可為,卻偏要為之,絕不放棄。

等到終于追上了,胖頭陀恐嚇雙兒:「你來做什麼?活得不耐煩了?」

雙兒道:「我跟相公同生共歿,你如傷了他半分,我跟你拼命。」

連胖頭陀都震驚了:「這小鬼頭有什麼好?你這女娃倒對他有情有義?」

雙兒臉上一紅,答不出來,只說道:「相公是好人,你是壞人。」

雙兒不諳世事,內心單純,誰對她好,她便對誰好,能豁出命去的那種。

這種真誠、在乎,是她身上最可愛也最特別的地方。

人心換人心,你重我就沉。

這樣的雙兒,自然值得韋小寶傾心以待。

韋小寶身上藏著很多事兒,他很會騙人,最大的秘密就是八旗藏寶圖。

可他肯將藏寶圖的碎片直接交給雙兒拼湊,可見對其信任之深。

依靠

雙兒對韋小寶的好,都是藏在心裡的。

當過了「耳聽愛情」的年紀,就會明白,行動上的「待你好」有多可貴。

韋小寶在闖關升級的路上,與雙兒離離散散了許多次。

有一次,二人分別多日後再見,韋小寶調侃雙兒: 「你為什麼瘦了?天天想著我,是不是?」

雙兒紅著臉,想要搖頭,卻慢慢低下頭來。

還有一次,韋小寶被吳六奇拉上了船,江風大起,一夜未歸。

大風將小船吹出了三十餘裡,等回到碼頭已近中午。

只見雙兒飛奔過來,全身濕淋淋的,臉上卻滿是喜色。

原來雙兒擔心韋小寶安危,竟在風雨中足足急了一夜。

可她不居功,也不抱怨,細節還是小寶從船夫那裡聽來的:

這位小總爺,昨晚半夜三更裡風雨最大的時候,要雇我們的船出江尋人,從五十兩銀子加到一百兩。

剛要開船,豁喇一聲,大風吹斷了桅杆。這麼一來,沒人敢去了,他急得只是大哭……  

這讓韋小寶好生感動: 「雙兒,你對我真好。」

而雙兒只是又一次漲紅了臉,低下頭去。

這世界上很多人,對愛人付出一分,定要拿出十分來說。

雙兒卻是那種明明付出了十分,卻連一分都不肯吐露的人。

這樣的愛人才值得依靠,無論你注意或者沒注意,她永遠在你身後,默默陪伴,寂靜歡喜,不吵不鬧,不離不棄。

刻骨

韋小寶真正確認自己的心意,是在荒島與雙兒再次重逢的時候。

他先是見到了阿珂。

阿珂人生得美,是小寶追了好久都求而不得的姑娘,因此特別在乎。

可當小寶見阿珂跟鄭克爽站在一起,一顆心登得沉了下來,只呆呆站定,癡癡地望著阿珂。

就在這時,有人握住了他的手,小寶身子一顫,轉頭去看。

見是雙兒,心下大喜,一把將她抱住:「好雙兒,這可想歿我了。這些日子中,我沒一天不記著你。」

此番心理活動,金庸老爺子是這麼描寫的:

韋小寶一顆心歡喜得猶似要炸開來一般,刹時之間,連阿珂也忘在腦後了。

雙兒在韋小寶心裡的地位,可見一斑,明眼人都看得清楚。

就連風際中背叛天地會時,丟下了曾柔和沐劍屏,卻獨獨沒忘了帶走雙兒, 只怕日後不好跟韋小寶交代

這一點,雙兒心裡也是清楚的,她知道 「天下所有的女子,丈夫最心愛自己,即令阿珂也及不上。」

韋小寶有7個老婆,其中追阿珂追得最艱難,吃了許多苦頭;

建甯公主最嬌蠻,常常揍得小寶鼻青臉腫;

蘇荃功夫最高,可從一開始並沒看得上小寶;

方怡最「坑夫」,騙了韋小寶一次又一次……

只有雙兒,同甘共苦,真心仰慕,奮不顧身,不離不棄。

患難最見真情,韋小寶心裡很清楚,「假如我歿了,雙兒是一定陪的」。

這世上,有信心說這句話的男人,能有幾個?

得妻如此,夫復何求?

如果說前半生雙兒遇見韋小寶是她的幸運,那麼後半生,韋小寶得一雙兒,便是他的幸福了。

摯愛

千金不換珍巧,顰蹙惶哄羞笑。

位卑無礙情相癡,盼做雙飛鳥。

性再世難遷,唯輕言能曉。

縱使天涯覓芳草,堪比心頭寶?

這首《誤佳期》,講的就是韋小寶和雙兒一路走來,患難與共,刻骨銘心的感情。

也讓我們看到了愛情最好的模樣,那就是「離不開你」與「不離開你」。

韋小寶和雙兒從恩深似海的主僕,到江湖義氣的夥伴,到彼此依靠的親人,再到癡心相伴的夫妻……

無論貧窮或富貴、健康或疾病,順境或逆境,年輕或衰老,都不能將他們分開,這叫「離不開」;

雙兒對小寶,是無條件地付出、守護,小寶對雙兒,是久處不厭的傾心、陪伴。

無論顯赫人前、功成名就,還是陋室布衣,粗茶淡飯,這叫「不離開」。

仿佛世間最美的情話:

縱使佳麗三千,鶯鶯燕燕,可我唯一離不開的,只有你;

無論星河鬥轉,滄海桑田,我亦永遠不會離開你。

就這樣從青春年少走到兩鬢斑白,讓彼此成為彼此的依賴與習慣:

生命中好像是有這麼一個人,若不時時帶在身邊、不刻刻放在眼裡,心裡總空落落的,感覺生活不如意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