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婚姻不是歸宿,幸福才是】《維繫婚姻的秘密》:好的婚姻,始于珍重,守于妥協,久于成全。

艾姐 2022/07/21 檢舉 我要評論

在你看來,什麼是婚姻?

有人說,婚姻是愛情的歸宿,是往後餘生, 「有人問你粥可溫,有人陪你立黃昏」

也有人說,婚姻是愛情的墳墓,是圍困之城, 「城裡的人想出來,城外的人想進去」

如此種種,不一而足。

然而,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:

「幸福的婚姻都是相似的,不幸福的婚姻卻各有各的不幸。」

你和你的另一半,是否經常有各種矛盾?

你是否想了解一些辦法來維繫自己來之不易的婚姻?

如果是的話,我推薦你一定讀一讀美國作家伊莉莎白·弗洛克的《維繫婚姻的秘密》。

讀這本書,你會發現,你、我、我們,都曾經是書中的馬婭或是維爾,他們會告訴你:

好的婚姻,從來都是相互的。

結合——相互珍重

馬婭第一次見到維爾是在一個朋友的婚禮上,那時的她才十六歲,容顏姣好、眼神明亮,燦爛明豔若三月桃花。

關于婚禮,她只記得兩件事:

一件事是滿臉幸福的新人繞聖火走七圈的儀式:前三圈新娘在前,後四圈新郎帶路。

之所以要走七圈,是因為一圈三百六十度不能被七除盡——據說這樣一來婚姻就會牢不可破。

另外一件事是:維爾在場。

在孟買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雨季,能讓所有人墜入愛河。

而對馬婭來說,讓她墜入愛河的不是雨季,而是維爾。

婚禮結束之後,男孩們向女孩們索要電子信箱。

馬婭給的都是假位址,維爾除外——就在維爾準備上車的時候,她把寫著信箱地址的小紙條給了他,「別告訴其他人。」

幾個月後,馬婭收到一張賀卡,配文寫著:「一句謝謝難表心意。」與賀卡同來的,還有維爾寫給她的一封信:

「和你在一起很愉快。非常感謝你寬容我們,尤其是我。但願我沒有讓你厭煩,期待下次再與你相見。」

那時的馬婭沉浸在初次戀愛的甜蜜和喜悅中,愛他如癡如醉、戀他無法自拔,一心以為自己和維爾就像那天婚禮上的新人一樣彼此傾慕。

直到有一天,當維爾溫柔卻堅定地說出「我忘不了過去」來拒絕馬婭的時候,她才猛然發現:維爾根本沒有那麼愛自己。

但是,墜入愛河的馬婭如同魔怔了一樣,非維爾不嫁。

「馬婭,你為什麼如此執著于維爾?」

「因為他熱情開朗又富有詩意,誠實可靠而有擔當,他會為了過去而拒絕我,那麼,當他愛上我之後,也會為我而拒絕其他女人。而他的這些美好質量,正是我所珍重的。」

為了嫁給維爾,馬婭先是一粒一粒連服三十粒安眠藥,而後又假裝跟另一個人訂婚來引起維爾的注意力。

當維爾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失去馬婭的時候,他突然想起了對方的種種美徳:

「他想起馬婭總是體貼備至,從不隱瞞自己的感受。

他心想:我也向她毫無保留地展示了我的人生,而且她欣然接受了,從不在意家裡生意的成敗。」

這些,似乎正是男人心目中理想妻子應有的品格:支持你、理解你,總是對你坦誠相見。

而維爾,珍重擁有這種品格的馬婭。即使,他可能並沒有那麼愛她。

沒有那麼愛又如何呢?婚姻不是愛情,相互珍重、彼此適合遠比在荷爾蒙的作用下激發的愛意重要得多。

就這樣,馬婭如願以償嫁給了維爾,維爾也娶到了自己心目中的賢良妻子。

美滿的婚姻生活似乎正在向他們走來。

然而,幸福,是不會隨著婚姻的到來而自行到來的。

磨合——相互妥協

馬婭獨自一人躺在床上,房間裡只剩下鐘錶裡指針轉動的聲音。

她打開燈瞅了一眼,淩晨一點整。

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,她花好幾個小時做好維爾愛吃的飯菜,然後孤零零地坐在餐桌旁,眼睜睜地看著它們一點一點變涼。

她打了十幾次電話問維爾在哪兒,但是他根本沒接電話——他沒有時間兼顧妻子和工作,而他每次都選擇投身于工作而不是關注馬婭。

看著空蕩蕩的房間,馬婭想起了父親針對她要嫁給一個瑪律瓦裡人提出的警告:他們都看重金錢,除了工作不關心別的。

「吱呀」一聲,門開了,維爾回來了。

馬婭躺在床上,聽著維爾的動靜。

像往常一樣,維爾吃下冷飯冷菜後就躺倒在馬婭身旁,沒幾分鐘就睡著了,問都不問馬婭這一天過得怎麼樣。

即使嫁給了自己深愛的人,馬婭也並不覺得幸福。

馬婭很苦惱,即使她知道維爾賺錢是想讓他們過上更自由、更富足的生活,但她還是希望維爾能多一些時間和她在一起。

「我是不是要買一件印滿盧比的裙子穿在身上你才會愛我?」,馬婭怒氣衝衝地穿上衣服,走出了他們居住的房子,寒風凜冽,吹到臉上刺骨地疼。

那天晚上,維爾在中部郊區班德拉追上她,兩個人什麼話都沒有說,彼此都裝作什麼也沒發生。

只是之後的日子裡, 馬婭發現維爾回家吃飯的次數漸漸多了起來,甚至,還主動陪她去了位于喜馬拉雅山腳下的馬蘇裡度假。

在馬蘇裡,天氣涼爽怡人,山上雲霧繚繞,看著在瀑布下面為自己拍照的維爾,馬婭突然想起母親曾對自己說過的:

「要做點小小的妥協,要有耐心,這在婚姻中是必需的。」

那時候的馬婭不信這話,卻在此時有些明白了。

回到孟買之後,維爾偶爾還是會為了工作上的事情忘記回家吃飯,但是馬婭已不會再為此苦惱,因為她知道:

一味要求對方遷就自己,只會讓彼此的矛盾不斷升級。

相互妥協,才是最好的夫妻之道。

正如《聖經》所說: 「愛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」

婚姻也是如此。

璧合——相互成全

就在馬婭和維爾從馬蘇裡回到孟買的不久之後,他們的陽臺上築起了個蜂巢。

維爾告訴馬婭,這是好運的象徵。他說: 「蜜蜂預示著有人來訪或大發橫財,二者必有其一。」

維爾等著大發橫財,馬婭則急切地希望有人來訪——她希望來訪者是一個小寶寶。

維爾三十五歲生日的那天,雅努出生了,他柔順的頭髮像父親,明亮的眼睛則像母親。

雅努出生後,維爾被診出患有糖尿病,他開始擔憂:假如他離開了,馬婭能夠養活雅努嗎?

——這是一種新的愁苦,不是他所熟悉的工作上的坐立不安與充滿饑渴,而是一種源自于愛與責任的對生命的恐懼。

雅努一天天長大,維爾越來越為錢發愁。

而對馬婭來說,雅努出生後的這一年過得飛快,她根本無暇顧及其他的事情。

直到雅努一歲生日的前後,她向維爾提出想開辦一所幼稚園。

想到自己的病情,維爾對馬婭說:「那就辦吧。」

不久,幼稚園成立了,並且很快實現了收支平衡。

有了錢,維爾關于離開的擔憂漸漸消除,他心想: 就算明天就離去,我也會安息。

馬婭的幼稚園創辦四周年之後,維爾的糖尿病已經非常嚴重——胰腺已經基本完蛋。

「完蛋」這個詞太有衝擊力了,馬婭和維爾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
維爾竭力保持冷靜, 他向馬婭發誓再也不拼命工作了,並且在馬婭的建議下參加了一個糖尿病治療營

在治療營中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——他從來沒有這樣快樂過,因為這是他成年後第一次有這麼多時間來睡覺、鍛煉、享受美食、思考人生。

這是一種完全不同于他觀念裡的美好生活的作息方式。

維爾不再拼命工作,而是開始學著享受生活。漸漸地,他的病情也穩定了下來。

與此同時,馬婭的幼稚園也越辦越大,經年累月, 她已從一個懵懂無知的青春少女成長為一位嚴厲卻公正的女校長——人們讚美她白手起家創辦幼稚園,讚美她的管理方式,也讚美她的果斷堅毅。

或許這就是婚姻的最大價值所在吧:彼此成就、共同成長、相互成全,雙方都能因為另一半的出現與扶持而找到人生中更多的可能性。

而婚姻或許也不在于選擇合適的人,而在于讓對方變成合適的人。

在幼稚園舉辦的九夜節慶祝活動上,維爾伴隨著音樂舞動起來——他看上去還跟以前一樣,依然是馬婭在婚禮上遇到的那個男人: 會講笑話,能逗得所有人開懷大笑。

馬婭向維爾示意,對著麥克風說:「這就是我的丈夫維爾。」

維爾開始拍手,雅努在他旁邊舞蹈,咯咯地笑著。馬婭放下麥克風,開始和他們一起跳舞。

歌曲結束時,維爾向馬婭張開雙臂,就像寶萊塢電影裡面的男主角那樣。

馬婭迎了上去。時間不早不晚,恰到好處。

比起遙遠未來的不可知的承諾,此時此刻的擁抱、陪伴和依偎才是婚姻最好的模樣。

孟買雨季結束的那個季節,馬婭和維爾帶著雅努搬進了新居。

馬婭的書架上擺放上了她喜歡的書籍和唱片,維爾也開始早早回家幫助馬婭哄雅努上床睡覺。

有一天,雅努望著母親,語氣特別認真:

「你知道聖誕老人會做什麼嗎?他會做一個大雪球,裡面裝著我和你,還有爸爸。他一晃雪球,整個孟買都會被雪覆蓋。」

「是的,兒子。」馬婭摸了摸兒子的腦袋,牽著他向新家走去。

回到家的時候,維爾正站在門口等,他微笑著,夕陽把他的影子拉得老長,還是馬婭記憶中的模樣。

看著眼前一大一小卻十足相似的面容,馬婭突然就明白了: 婚姻不是她的最終歸宿,幸福才是。

而好的婚姻,都是相互的:

始于相互珍重,守于相互妥協,久于相互成全。

共勉。
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