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歲阿貝堅持「穿女裝20年」獨自扛下鄰居冷眼與嘲笑,全為了家中失智母,吐露背后原因惹哭網友:你是大孝子

隱城 2022/05/12 檢舉 我要評論

2017年,繁華的大街上,總會看到一位身穿艷麗旗袍的人在吹笛賣藝。

乍一看這位身穿旗袍吹笛賣藝的人像一個中年婦女,可當吹笛人開口說話后,卻赫然發現他發出的是男聲,并且是一個 男人

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為何會穿著女性的旗袍在街頭賣藝呢?究竟是心理「變態」還是另有隱情呢?

家家有本難念的經

穿著艷麗旗袍在桂林街頭吹笛賣藝的男人名叫 朱孟勛,1960年出生于一戶貧困農民家庭。

2017年,朱孟勛身著艷麗旗袍在街頭賣藝 「走紅」時,已經 57歲了,并且他已經男扮女裝超過20多個年頭了。

朱孟勛之所以選擇男扮女裝,其實跟年邁的母親有很大關系。

朱孟勛在家中排行老二,上面有一個大幾歲的哥哥,下面還有一個小9歲的妹妹。

這個五口之家雖然家境十分貧窮,但勝在一家人和和睦睦,幸福快樂。就如眾多家庭的縮影一般,平凡且安樂。

然而,幸福時光就是如此短暫,在朱孟勛10歲那年,一場噩耗改變了一家人的命運。

1970年秋收時節,農民到了收獲的季節,全村的百姓拿著鐮刀、鋤頭到田地里收割糧食,雖然很累,但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笑容。

因為朱孟勛的妹妹剛出生僅一年,需要母親照看,所以在秋收時,朱孟勛的父親在和家人打過招呼后,便一個人提著鐮刀下地收割糧食。

可任誰也不會想到,朱孟勛的父親向家里的告別,卻成為了永別。

雖然秋天總說秋高氣爽,但下午兩三點的時候太陽仍然很毒辣,如果在田間干活時不注意消暑防曬的話,很容易中暑。

朱孟勛的父親在做農活時,因為高溫缺水,兩眼一黑一頭栽倒在地上,之后卻再也沒能醒過來。

母親

當朱孟勛的母親趕到醫院后,只看到一具冰冷的遺體,而朱孟勛的母親萬念俱灰,哭成了淚人。

在村民的幫助下,為朱孟勛的父親舉辦了一場簡單的葬禮,10歲的朱孟勛親眼看到父親被埋入土里,從此失去了父愛。

朱孟勛的母親在失去丈夫以后,家中的所有重擔都落在了她一個人肩上。

不僅要讓孩子有口飯吃,還得照顧1歲的小女兒,這對于一個單身女人來說,壓力巨大。

此后的生活,朱孟勛的母親每天早上天還沒亮便早早下地干活,在天亮以后,趕緊回到家中給孩子們生活做飯。

長時間的辛苦勞作,讓朱孟勛的母親身體出現了很多病癥,腰板也逐漸彎曲了,而母親的辛苦付出,朱孟勛和哥哥都看在眼里。

為了替母親分擔壓力,正在上國中的哥哥率先提出輟學,主動到縣城打工。

朱孟勛也想讓母親少一些勞累,于是正在上國小的朱孟勛也提出輟學為母親分擔壓力,可母親卻堅持讓朱孟勛讀完國小在考慮輟學的事情。

等到國小畢業以后,朱孟勛并沒有跟著哥哥一塊到縣里打工賺錢,畢竟母親的身體因為長時間忙碌變得越來越差,而家中還有一個年幼的妹妹,所以朱孟勛選擇留在家中照顧母親和妹妹。

國小畢業以后,朱孟勛就一直在家中干農活,替母親分擔家庭的壓力。

朱孟勛與母親

支離破碎

隨著時間飛逝,朱孟勛的哥哥20歲時,在縣城打工賺錢時認識了一個女孩。

朱孟勛的哥哥和女孩情投意合,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,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。

當朱孟勛的哥哥帶著女友從縣城回到農村老家后,對方卻覺得朱家太貧窮,并不愿意嫁到朱家。

此時,朱孟勛的哥哥已經被愛情沖昏了頭腦,說什麼也不愿和女友分手,在經歷過再三的思想斗爭后,朱孟勛的哥哥哭著告知了母親自己的想法。

原來,朱孟勛的哥哥不愿和女友分開,他認為兩人是真心相愛,一定能夠白頭偕老,于是朱孟勛的哥哥便哭訴著向母親說出了愿意 「倒插門」的想法。

母親聽聞后長長嘆了一口氣說: 「去了也好,要是一直在老家待著,還不知道何時才能尋到媳婦。」

朱孟勛的哥哥哭著向母親和弟弟妹妹告別后,倒插門到了媳婦家,并且幾乎與家中斷了聯系。

哥哥離開以后,家中僅剩下朱孟勛和妹妹,以及上了年紀的母親,家中的重擔都壓在了朱孟勛肩上。

1987年,朱孟勛18歲的妹妹突然間高燒不退,在村里的診所吊了幾天藥瓶后沒有絲毫好轉,于是便轉移到了大醫院進行檢查,可就是這次檢查,讓朱孟勛一家變得支離破碎。

在大醫院檢查時,醫院給出了診斷報告,朱孟勛的妹妹 確診血液病。

當時已經27歲的朱孟勛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,并且十多年的工作,也賺夠了結婚的錢。

可當朱孟勛得知妹妹患上血液病后,二話沒說,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積蓄,想要給妹妹治病。

被稱為「血癌」的血液病對于當年的醫療水平來說,幾乎沒有治愈的希望,但朱孟勛并未放棄,在花光準備結婚的積蓄后,又向親戚、鄰居東湊細節,欠下很多外債來給妹妹治病。

可惜奇跡并沒有在朱孟勛妹妹身上上演,經過長達一年半的治療,朱孟勛的妹妹最終不幸病逝。

朱孟勛的妹妹去世對已經59歲的母親的打擊特別大,母親每天都會抱著小女兒的照片哭到眼睛中再也流不下眼淚。

原本一個幸福的5口之家,此時只剩下母子二人相依為命,朱孟勛看到每天傷心欲絕的母親,卻不知道怎樣安慰。

因為過度的悲傷,導致朱孟勛的母親精神出現了問題,經常深更半夜呼喚著小女兒的名字: 「麗麗,麗麗,你去哪?」

朱孟勛以為母親只是傷心過度而出現的幻覺,并沒有往精神疾病的方向想,只是每天深夜看到母親徹底入眠后,朱孟勛才敢合上眼睛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朱孟勛母親的精神問題越來越嚴重,她始終認為女兒還活在世上,只是出遠門工作去了。

偶然一譚,朱孟勛的母親在村子里閑逛,逢人便問: 「家里有兒子沒?結婚了沒?我還等著 我女兒出嫁呢。」

朱孟勛在聽到村民對母親的描述后,大感不妙,于是立刻帶著母親到醫院做了系統的檢查,卻被醫生告知: 心病還須心藥醫。

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

自從朱孟勛發現母親精神上有問題后,每天抽出了更多時間陪伴母親。

在朱孟勛細心的呵護下,朱孟勛的母親病情逐漸好轉,很少再提小女兒的事情了。

母親病情逐漸穩定,而31歲的朱孟勛也終于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。

原以為朱家經過數次變故后,終于要迎來雙喜臨門,可誰也無法預料,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此時才出現。

朱孟勛附近的村子有一名叫 陳香菇的農村女人,比31歲的朱孟勛還要大一歲。

陳香菇也是一個苦命的女人,她的母親在早些年因為一場意外離世,而她的父親也一直重病纏身,需要人照顧。

在媒人的撮合下,同病相憐的男女最終走到了一起,辦了一場不算風光的婚禮后,兩人領證結婚。

陳香菇嫁到朱孟勛家中后,朱孟勛的母親十分喜愛這個兒媳,并且兒媳也特別孝順,一切都往著好的方向發展。

朱孟勛結婚后不久,陳香菇便懷孕了,母親在得知兒媳懷有身孕后,每天都會做很多好吃的給兒媳養身子,并且精神再也沒有出現過問題。

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。陳香菇懷胎十月在醫院臨盆時,卻遇到了難產,不僅孩子沒來得及看到世界一眼,陳香菇也在難產中不幸去世。

守在產房外的朱孟勛突然收到了醫生帶來的噩耗,霎時間萬念俱灰,朱孟勛的精神幾乎崩潰。

父親去世時,朱孟勛因為年幼并不懂生離死別;哥哥倒插門時,朱孟勛衷心的祝福哥哥幸福,并挑起了家庭重擔;妹妹因血液病去世時,朱孟勛不僅花光了所有積蓄,還欠下了一屁股外債,但他認為自己已經盡力了。

可如今,結婚才一年的新婚妻子在臨盆時難產而死,母子都沒能保住,朱孟勛狠狠痛哭了起來,感覺生活已經沒有了任何希望。

朱孟勛想過要輕生,但他又想到了自己走后一了百了,含辛茹苦撫育自己長大的老母親該怎麼辦呢?

想到母親辛苦勞作時的身影,朱孟勛心中萬般不舍。

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思想斗爭后,朱孟勛決定為了母親好好活下去。

朱孟勛的母親在得知兒媳難產而死后,精神徹底崩潰,嘴里時不時呼喊著: 「香菇,麗麗,你們什麼時候回來?」

看到母親的模樣,朱孟勛難掩心中的悲痛,但他仍舊化悲痛為力量,事無巨細地照顧著神志不清的母親。

可這一次,哪怕朱孟勛再怎麼努力照顧母親,陪她說話聊天,母親的病癥始終沒有一丁點好轉。

無論朱孟勛如何努力,母親的腦子一天比一天糊涂,精神狀態一天比一天差。

等她不在了,我再換回男裝

朱孟勛記不清楚自己到底在九幾年前開始穿女裝的,他只是記得母親偶然間在村里看到一個穿青花瓷旗袍的女人路過,母親追著對方喊 「麗麗」

朱孟勛看到母親的模樣后,便回家找到妹妹生前留下的唯一一條青花瓷旗袍,拿著旗袍對著鏡子對照看合不合身。

沒想到母親正好看到朱孟勛拿著旗袍對比,嘴里呼喊了一聲「麗麗」,然后開心地說: 「麗麗,你終于回來了。」

朱孟勛看到母親終于露出了久違的笑容,知道是因為妹妹留下的旗袍,于是朱孟勛便羞紅著臉,將旗袍穿在了身上。

由于朱孟勛和妹妹有著幾分相似,外加長時間營養不良,導致身形十分消瘦,穿上旗袍后確實有著妹妹生前的幾分神韻。

母親看到朱孟勛旗袍的模樣后,臉上一直掛著笑容,或許在她的意識里,真的將穿上旗袍的兒子當成了女兒,還以為女兒活在世上。

自從朱孟勛穿上旗袍女裝后,母親一直都很開心,并且在晚上睡覺時仍舊掛著笑容。

朱孟勛也不知道母親有多久沒有踏實地睡過覺了,應該是自從陳香菇難產離世至朱孟勛穿上旗袍前,母親都沒有睡過一次安穩覺。

看著熟睡的母親,孝順的朱孟勛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,以后自己就穿女裝,打扮成妹妹的模樣,讓母親開心一天是一天。

從穿上女裝開始,朱孟勛就沒有再脫下過,他說: 「在我媽眼中,我既是兒子,也是女兒。」

一天,朱孟勛上街時,偶然看到路邊有人在拉小提琴,聲音很好聽,也會有路人丟下幾個零錢。

朱孟勛尋思著自己也可以到街頭賣藝來賺錢,這樣就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在母親身邊。

說干就干,朱孟勛想到上國小時,老師曾經叫過吹笛子,于是他到廢品回收站掏了一根二手笛子,并開始了練習。

在練習吹笛時,朱孟勛偶然看到了一篇《孟姜女》的曲目,在吹奏時沒想到年邁的母親也能跟著一塊哼起了小調。

這個發現讓朱孟勛欣喜若狂,于是便認真練習起了《孟姜女》,并一遍一遍地吹給母親聽。

母親在朱孟勛的笛聲中安然入睡,這也就更加堅定了朱孟勛吹笛賣藝的決心。

街頭賣藝并不是一個容易的活,除了有著出眾的技藝之外,還得有著合適的形象。

但朱孟勛卻沒想那麼多,他大膽穿著女裝在街頭賣藝,不過卻引起了很多謾罵與不解。

很多人看到朱孟勛一個大男人穿著艷麗的旗袍在大街上吹笛子,總會被罵道 「傻子」、「丟人」等詞匯。

朱孟勛對路人的謾罵毫不在乎,他穿上女裝是為了讓母親開心,在街頭吹笛賣藝也只是為了讓自己和母親吃一口飯,并沒有覺得不妥。

不過在賣藝初期,因為朱孟勛怪異的形象,并沒有幾個人愿意給他錢,但隨著朱孟勛的故事被人挖掘出來,越來越多的人表示理解朱孟勛的女裝舉動,并且積極向他投上五毛、一塊錢。

有時候朱孟勛一天能賺900多塊錢,少的話也有二三百塊錢,至少不會讓母親和自己餓肚子。

一位女大生了解到朱孟勛的情況后,積極與宿舍舍友商量,集資給朱孟勛送了一輛電動三輪車,在三輪車后方寫著: 「送給殘障老奶奶。」

2021年12月,已經61歲的朱孟勛依舊穿著艷麗的女裝,并吹響動聽的笛聲。

不過如今卻很少有人在罵他 「變態」、「女裝大佬」,而是夸贊道: 「他才是真正的男人,頂天立地的男子漢,女裝雖然穿在身上,但同時也將責任牢牢套在了身上。」

有人問朱孟勛: 「你準備什麼時候恢復‘男兒身’呢?」朱孟勛只是淡淡地說: 「等母親走后,我再換上男裝,希望這天晚點到來。」

穿在朱孟勛身上的不是女裝,而是傳承5000多年的孝道!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