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逃離》:學會接受和放下,才是生活的大智慧

艾姐 2022/07/15 檢舉 我要評論

如果你遇到心動的Mr Right,而你的家人反對你們交往,你會怎麼做呢?

如果你發現嚮往的生活並不如想象中那般美好,你又如何抉擇呢?

今天,書君要為你分享一本小說——《逃離》,書中的女主角卡拉是這樣選擇的:18歲那年,卡拉為了擺脫沉悶的家庭,毅然與馬術訓練師男友一起逃離。

可是,被寄予渴望和希冀的生活並不如意,卡拉再一次選擇了逃離。

在開往多倫多的大巴上,面對陌生的未來,曾經的過往一幕幕浮現在眼前,卡拉終于明白, 真正的生活無法逃離,最終選擇主動返回,重歸家庭。

《逃離》是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,當代短篇小說大師 艾麗絲·門羅最經典、最受讀者喜愛的作品。

曾經有人這樣評價:門羅超越了喬伊絲,擊敗了契訶夫,《逃離》飽含著豐沛的人生和張力。

的確,每個人都曾被生活所困,都曾為逃離平庸而努力,但一次次的逃離,不過是從一個生活的出口逃離到另一個生活的入口。

因為,人生無處可逃,學會接受才是生活大智慧。

為愛而逃:愛點亮人生

卡拉是在孤獨中長大的。

在家裡,母親和繼父不喜歡她,哥哥嫂嫂對她視而不見,孤獨的卡拉像個影子可有可無。

在學校,成績差強人意的她,是同學眾口一詞惡言取笑的對象。

沒有朋友、沒有親情,在淡漠無愛中長大的卡拉,渴望愛與自由,她最大的夢想是生活在鄉下,養很多動物,可以自由馳騁在藍天和白雲下。

18歲那年,高中畢業的卡拉像往常一樣在馬棚裡幹活打發假期,不曾想與境遇相似的馬術訓練師克拉克擦出了愛的火花。

悄然而至的愛情點亮了灰暗的人生。

克拉克也是一個不受父母喜愛的人,他中學沒念完就獨自生活,做過護工、唱片管理員、公路維修工人、理髮師等,他被卡拉戲稱是 「吉普賽流浪漢」

他的傳奇經歷讓卡拉心馳神往,得知他想在鄉下找一塊地,蓋一座馬棚、辦一所馬術學校時,卡拉不可救藥地迷上了克拉克。

全然不顧母親的嘲諷,繼父的指責,卡拉堅持自己的選擇,爭執中繼父輕飄飄地一句: 「反正你不是我女兒。」徹底傷透了她的心,她決定與克拉克逃離。

從未嘗過愛的滋味,一點點陽光就以為是天堂。

淩晨五點,卡拉趁著夜幕悄悄溜出了家,在街頭與克拉克會合,他倆駕著那輛吱嘎亂響的老車,奔著理想的家園一路高歌而去。

初秋的太陽從他們背後升起,兩人並肩站在簡陋的騎馬場前,開始了夢寐以求的鄉村生活,刷油漆、掛窗簾、佈置房屋、購置馬匹等,卡拉忙得不亦樂乎。

看著霞光下帥氣迷人的克拉克,卡拉理所當然地把他當作二人未來生活的設計師,心甘情願被他俘虜,依偎在他身旁憧憬著幸福的明天。

正如泰戈爾所說: 「我的心是狂野的鳥,在你的眼裡找到了它的天空。」

因為惺惺相惜的愛情,像無數暗夜裡閃亮的星辰,照亮了黯然無趣的人生,也溫暖了孤寂清冷的心。

所有的悲歡,似乎都只是為了這一刻怦然心動的相遇。

逃而不得:愛不是生活的救贖

可是,再美的愛情都經不起生活的蹉跎。

起初, 卡拉和克拉克經營的騎馬場生意興隆,練習騎馬的學生成群結隊地來,一客車又一客車的夏令營讓他們忙得不可開交。

淡季時,他們像普通遊客一樣,去附近農村的幾個小鎮,品嘗當地特色菜,周遊過後又像瘋瘋癲癲的鄉下人一樣,唱著歌驅車回家。

日子過得歡愉而充實。

然而,今年夏天天公不作美,雨不停地下, 不僅沒有學生來上課,更可氣的是暴風雨過後,馬場的塑膠屋頂脫落,跑道上積滿了水,到處都是樹枝。

收入捉襟見肘,煩心事卻越來越多,克拉克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,就像心裡包著一團火,不管卡拉做什麼都不對,說什麼都是錯。

卡拉不斷地隱忍和討好,甚至不惜編造謊言說鄰居西維亞病重的丈夫騷擾自己,用添油加醋的細節取悅克拉克。

哪曾想將就了別人,委屈了自己,而且越將就,越委屈。

當卡拉難受得眼淚汪汪失聲痛哭時,克拉克僅僅是雙手離開鍵盤,坐在桌前一動不動,連眼神都沒給她一個。

更惱人的是,得知西維亞病歿的先生有一筆巨額稿酬時,克拉克竟逼迫卡拉用謊言去勒索西維亞,他完全不在意卡拉的感受,只為發一筆橫財。

面對克拉克的不依不饒,卡拉感覺自己要被逼瘋了,平庸的生活越發不盡人意。

就像有句話說的那樣: 「我以為愛情可以填滿人生的遺憾,然而,製造更多遺憾的,卻偏偏是愛情。」

因為每段愛情都是開在生活土壤上的花,沒有生活的滋養,它根本解決不了人生的茫然和空虛,也改變不了情感的麻木和無趣。

愛情,只是生活的延續,但從來都不是生活的救贖。

為情所困:遠方有詩也有羈絆

詩和遠方像一幅美麗的山水畫,誘惑著失落的心,卡拉也不例外。

自從克拉克慫恿她去敲詐西塞維亞後,原本愛笑,豔麗得像花一樣的卡拉蔫了, 她不願再到西塞維亞家打掃衛生,可是她又需要那份工錢。

而且西塞維亞非常喜歡卡拉,她先生生病和病逝的那段日子裡, 勤勞、明快、充滿青春活力的卡拉幫著做了很多事情,給她悲傷的心帶來了陽光。

從希臘旅行歸來後,西塞維亞迫不及待地想見卡拉,無意中說到卡拉的寵物羊時,卡拉毫無徵兆地放聲大哭起來,涕淚交加。

無處訴說的委屈終于找到一個宣洩口,卡拉一股腦地對西塞維亞吐露了自己心聲: 「我再也受不了了,我要離開克拉克。」

逃離的種子一旦種下,就會慢慢生根發芽。

得知卡拉計畫去多倫多,苦于無路費無處落腳時,西塞維亞問:「如果你真走得了,那你想什麼時候走呢?」

「現在,今天,就這一分鐘。」

看著意志堅定的卡拉,善良的西塞維亞接濟了她,幫她買好去多倫多的車票,還安排她到朋友家住下,直到她找到工作。

恍如做夢一般,卡拉坐在了開往多倫多的大巴上。

當真正要離開時, 克拉克的身影不斷浮現在倒退的田野、村莊和牛羊身上,一起創業的夢想、艱辛、歡笑像潮水一樣湧來,淚水再一次迷漫了卡拉的雙眼。

就在大巴拐上高速時,慌亂的卡拉掙紮著站起來喊道: 「讓我下車。」

隨即,卡拉踉蹌地走下車,哆嗦著雙手給克拉克打電話: 「來接我一下吧,求求你了,來接接我吧。」

正如門羅所說: 「男人走出房門的時候,他把一切都丟到了腦後,而女人走出去的時候,卻把房間中所發生的一切都帶在了身邊。」

有時候,明明討厭得想要逃離,去追逐夢中的遠方,可是真正割捨時卻怎麼也放不開手,那些愛過、恨過、笑過、哭過的過往早已深深地印在心裡。

再美的詩和遠方,都逃不過愛的羈絆。

幡然醒悟:與平庸生活握手言和

逃離並沒有帶來柳暗花明,但回歸也並不一定是牢籠。

正如門羅曾說: 「逃離,或許是舊的結束,或許是新的開始」

重新回到克拉克身邊的卡拉,不再一味地逃避,她重新正視自己的內心,學著接受並勇敢地面對平庸的生活。

歷經失而復得的克拉克也改變了對卡拉的態度, 不再藉故亂發脾氣,主動整理、修葺環形跑道和損壞的屋頂,承擔起自己的責任。

卡拉的生活恢復了寧靜,暖風輕輕吹起,天氣慢慢變暖,到馬場打聽騎行出遊和上馬術課的人越來越多,滿載著精力充沛孩子的車一輛輛地開過來。

心若看開,處處都是晴天。

與以往不同的是, 卡拉和克拉克分頭幹活時,他們會揮手道別;邂逅相逢時,他們會忙裡偷閒地給彼此一個擁抱或親吻

克拉克甚至動情地表白:「如果你真的走了,我會覺得五臟六腑一下子全給掏空了,身體裡什麼都沒有留下來。」

卡拉迎來了她人生的收穫季節,偶爾,她會朝樹林的邊緣走去,默默地看著遠方,雖然心裡仍然深藏著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潛意識,但她抵抗著那個誘惑。

因為卡拉明白, 所謂歲月靜好,不過是與生活握手言和,真正的生活是無法逃離的,不管走到哪,終究還是要面對日常的瑣碎和平庸。

就像門羅說的: 「我的出路只是過日子,活下去。」

生活的要義,就是滿懷興趣地活在這個世界上,當你學會接受,不再逃離生活,對生活以微笑,生活自會回報你微笑。

亦如舟行碧波上,無論是順水推舟,還是逆流而上,最終,我們都必須與水達成和解才能順利到達彼岸。

雖然瑣碎的生活會讓人陷入庸常,但也可以讓人獲得安穩,即使腳踩泥潭,只要有仰望星空的勇氣,就能超越平庸的生活。

願親愛的你,既有面向未來的希望,也有與生活握手言和的勇氣。
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