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長恨歌》:女人的幸福,與美貌無關

艾姐 2022/07/15 檢舉 我要評論

王安憶的《長恨歌》,講述了一個上海女人王琦瑤四十年間的愛恨情仇,其中交織著舊上海滄海桑田的變遷。

人生如戲,臺上的人演盡了悲歡離合,台下的人不過是看了場繁華落盡後的曲終人散。

王琦瑤不是一個人,她是千百萬個王琦瑤的縮影,無數個王琦瑤構成了一種女人的人生與故事。

女人的層次,不在美貌而在成長

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了進來,在這個充滿煙火人氣的上海弄堂裡,一朵玫瑰花正開的嬌豔。

王琦瑤就像是帶著露珠的玫瑰一樣,嬌豔美麗。

她喜歡在書裡夾幾片泛黃的落葉,把歿去的胡蝶收藏在胭脂盒裡,這種小女兒情態的傷感主義,最符合王琦瑤的心境。

那時王琦瑤才上高中,閨蜜約她去電影片廠玩,就是在這裡,王琦瑤遇到了一個改變她命運的導演。

導演說王琦瑤的眉眼間有阮玲玉的樣子,但試鏡的結果卻不太滿意,便介紹了一位名叫程先生的攝影師朋友為王琦瑤拍照以表歉意。

見到的程先生是一個帶著金絲邊眼鏡的青年,白襯衫束在西裝褲裡,很是精幹的樣子。

程先生的照相館規模自然是比不上片廠的,王琦瑤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,甚至看起來有點不耐煩。

程先生的眼光和導演是不同的,他覺得王琦瑤幾乎美得讓他無可挑剔,內心有些激動,這情緒似乎傳染給了王琦瑤,燈光亮起時,她竟也生出了一點無名的希望。

王琦瑤的希望終究沒有落空,她的一張照片被《上海生活》雜誌刊登了, 王琦瑤的名字便隨風而走了,一夜之間成了上海灘人盡皆知的「滬上淑媛」。

「滬上淑媛」這個稱號雖沒能給王琦瑤帶來多大的快樂,卻還是滿足了平常心裡的一點小虛榮。

王琦瑤總是安靜的,但是以往的安靜是懷了些委屈,如今卻是高人一等後的心甘情願。

後來程先生建議王琦瑤去參加「上海小姐」競選,王琦瑤也覺得這是一次機會,便順勢依了。

很多時候,機會太多,可能並不是好事。

片廠的導演勸王琦瑤在求學的年齡應該認真讀書,「上海小姐」不過是一片浮雲,王琦瑤沒聽完就走了。

復賽那一日,王琦瑤取得了第三名,投票用的花籃裡,康乃馨堆得搖搖欲墜,那是王琦瑤一生中最絢麗的時刻。

王琦瑤以為有了姿色和華服就是入了上流社會,便再也不要做任何努力。

美麗的女人,總想走捷徑來達到自己夢想的生活。

然而生活總會讓人措不及防的跌落到谷底,反倒是辜負了那份美貌。

其實,真正拉開女人差距的並不是美貌,而是成長。

命運的方向,不在際遇而在選擇

王琦瑤的美貌吸引了一個人,那個人就是程先生。

王琦瑤這般聰敏,怎會看不出程先生的情意,然而她只是偷偷享用這份愛慕帶來的滿足感,從未給過他任何承諾。

不愛你的人,才會和你曖昧不清。

王琦瑤一直要依賴著程先生才覺得安全,哪怕不是因為愛,直到遇到了李主任。

李主任是一個大人物,呼風喚雨自然不說, 然而他卻是有家室的,其他關係說不清的女人更是不計其數,王琦瑤還是如飛蛾撲火般愛上了。

如果說程先生是王琦瑤小世界的俘虜,那李主任就是她大世界的主宰者。

兩個孤獨的靈魂都渴望安慰,王琦瑤求的是終身受益的依靠,而李主任求的是那一丁點與別的女人不一樣的風情。

王琦瑤依偎在李主任懷裡時,曾莫名生出一種天長地久的踏實感,覺得有了他就像有了一切。

那一年,王琦瑤十九歲。

她搬進了愛麗絲公寓,成為了圈養的金絲雀。

有了愛的人,才知道世界是那麼大,才知道聚散總是無常。

很多個日子裡王琦瑤都是在等待,等待的日子是落寞的,卻又是填充落寞的,或許她與李主任的緣就是等人的緣。

女人的選擇,決定了自己命運的方向。

那時的王琦瑤可以選擇繼續讀書,可以去留學,只是她獨獨選擇了停下來等待。

李主任每一次離開,都不說回來的日期, 王琦瑤會在陽光的日子裡想他雨天會來,在下雨的日子裡想他晴天會來

她不知道愛麗絲公寓裡那一套套房間裡,盛滿的全是各色各樣的等。

最後她等來了李主任遇難的消息,一架飛機在北平至上海的途中墜毀,李主任就在其中。

王琦瑤除了得到一匣子黃金作為青春祭品,什麼都沒了。

女人成長過程中,最大的天敵並不是別人,而是自己。

花好月圓,長聚不散,就是一場虛無縹緲的夢,夢醒時分才知道一切都結束了。

想要被愛,先學會愛自己

王琦瑤的繁華夢破碎,她開了一家為別人打針的診所糊口,在這裡她又遇到了一個讓她心動的男人,那就是康明遜。

或是在牌桌上,或是在下午茶的一來一往間,兩人的心都是一半明一半暗,彼此之間的愛就無聲息地蔓延出來。

康明遜家世不錯又是獨子,他何嘗不知道,王琦瑤再美麗,再迎合他的舊情,到頭來終究是泡影,他有多清醒,就有多沉醉。

康明遜終于還是說出了口: 「我沒有辦法不愛你,卻又沒有辦法娶你,我擔心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。」

他這話是交底的,王琦瑤自然領會, 卻還是許諾他會一直和他好,好到他娶親成家這一日,就來給他做伴娘,從此與他永不見面。

露水夫妻的那點愛,本就見不得光,哪裡指望過千秋萬載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如果不是王琦瑤懷孕,他們竟生出些患難與共的情緣了。

王琦瑤本是要去醫院做個了斷,在去醫院的路上她突然覺得自己三十年過去了,卻什麼都沒有,三十年後能有什麼指望呢?

于是,王琦瑤決定留下孩子作伴, 時間像是回到了過去,沒有任何人,只有安靜的自己

成年人的愛情,多是在找一種救贖,愛時是報團取暖,不愛時是各安天涯。

愛情裡,別指望別人對你負責任,自己要對自己負責。

女人想要在愛情裡被愛,就是要學會愛自己。

多年後的邂逅

命運的齒輪一刻不停地轉動,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。

在一個人人都吃不飽飯的春天,王琦瑤竟然再一次和程先生相遇了。

一時恍惚竟覺得是時光倒流了, 兩人眼中都有淚光,許多往事湧上心頭,竟有滄海桑田的感覺

饑腸轆轆時,什麼感時傷懷都要退居其次,兩人決定合夥吃飯,說是合夥,其實是程先生照顧王琦瑤和孩子多一點。

沒多久王琦瑤就生了一個女兒,孩子滿月時王琦瑤敬程先生酒,然而卻只說恩並未提一個情字。

愛情裡受傷的,總是愛得最深的那個。

程先生哭了,也放棄了,王琦瑤那地方,從此是不會再去了。

兜兜轉轉了一圈還是又回到了原點,這一年所有的糾葛都煙消霧散,如同大夢一場。

一晃十多年就過去了,王琦瑤的女兒薇薇長大了,薇薇的朋友永紅跟王琦瑤十分投緣,王琦瑤竟覺得她比薇薇更像是自己的女兒。

薇薇出嫁後, 永紅經常拉著王琦瑤去參加年輕人的晚會,王琦瑤也樂意接觸年輕人的生活。

那一年的王琦瑤臉上歲月的痕跡被悉心包藏起來,人卻是褪色不退本,在年輕人的聚會上, 她像是一個擺設一副高貴的畫,裝點著客廳。

「老克臘」就是在此情此景下被王琦瑤吸引的,他才26歲卻愛扮作世故老成的姿態,覺得自己是四十年前的人,王琦瑤陷了進去。

他那麼想提四十年前,王琦瑤便把四十年裡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全都告訴了他,王琦瑤說的語無倫次,甚至把李主任留下的黃金都拿了出來交底,只為讓他放心,她要的只不過是陪伴。

那一晚之後,「老克臘」再也沒有來過,他迷戀的的不過是舊時光,窗戶紙捅開了,那情懷也就變成過眼雲煙了。

女人愛起來就會癡狂,她什麼都能給他,他卻連幾年的時間都不願意給她。

老克臘把王琦瑤家裡的鑰匙給了永紅轉交,永紅的男朋友長腳知道王琦瑤是四十年前的「上海小姐」,認定李主任會留下不少的遺產,心裡便有了歪主意。

一個夜裡他打開了王琦瑤家的門,那個她愛護如命的匣子,最終要了她的一切。

一生的悲歡離合就這樣結束了。

王琦瑤的悲劇其實是她自己造成的,時代只是讓不同的人出現在她的世界, 真正的罪魁禍首還是那個不懂成長的自己

那個風起雲湧的年代,很多人被時代裹挾著前進,唯有王琦瑤,一生都做著舊上海的浮華夢。

愛情是從來都是一種平等的關係,不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男人身上,才能活出精彩的自己。

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是穩定的靠山,最好的安全感是自己活成一座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