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妻被坑900萬后,花2萬塊住小雜院:沒房貸,家具全用奢侈品

艾姐 2022/08/04 檢舉 我要評論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「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」的田園場景,已經逐漸成為年輕人夢想中的生活。

有人花十幾萬自建鄉村庭院;有室內設計專業畢業生,三五成群租下老房子進行重裝;更有美術畢業生回鄉爆改老房子,陪伴家人……

在這樣的契機下,大部分農村老房子的改造,都成功打破了大家對農村的刻板印象,而那些原本破敗不堪的老房子們,可能更是一輩子都想不到,自己還有「回光返照」的那一天。

2016年,25歲的茹萍從央美畢業后,和愛人搬到鄉下住進森林,僅花6萬插(27萬新臺幣)塊造了個90坪的家。

但有人說,如果一個年輕人失去在城市里拼搏的堅持與勇氣,那麼就相當于提前進入了「退休生活」,直接躺平。

可是,在壓力、節奏、內卷與雞娃并存的當下,是躺平也好,提前退休也罷,只要能以自己喜歡的方式和節奏,慢慢悠悠地生活,似乎才是最重要的。

90后女孩阿加莎,辭掉城市工作回到老家,改房子、種花園,日子過得自在又優雅。

80后夫妻回嘉掌柜和丑哥便是如此。

他們帶著孩子,在離城市不遠的鄉下,親手打造了一個擁有木制圍墻和涼亭長椅的小院兒,院內葉綠花香、瓜菜成畦。

對于一家三口來說,每天最大的樂趣,就是在這里種花、種地、做木工、改造院子,享受遠方的詩和田野。

沒有城市里的喧囂吵嚷,更沒有上班下班的忙碌辛勞,每天抬眼就是陽光、花園和美景,日常就是曬太陽、種花草,閑時發呆喝茶,偶爾擼貓看狗。

看著自己當下舒適又自在的生活,回嘉掌柜總是會忍不住感嘆一句——

「小孩子才做選擇,茍且和夢想我都要!」

回嘉掌柜的和丑哥曾是軟裝設計師,每天要面對各樣的客戶。

可由于兩人都是社恐,為了避免無效社交摧毀有趣的靈魂,夫妻倆花了三年時間,才找到一份既能自由自在,又能養家糊口的職業。

敲定工作后,他們每天在城市里奔波,并經過多年奮斗,有了屬于自己的小窩和一個1.2坪陽臺花園。

但回嘉掌柜和丑哥深深明白, 如今的城市生活并不是他們想要的。

于是在攢夠一點小積蓄后,夫妻倆一起辭了職,去追尋自己真正的夢想與熱愛。

2015年,他們賣了城市里的房子,帶著對未來的美好期許和憧憬,揣著所有積蓄搬到山里,租下一套破敗老房,想要打造出一處避世的世外桃源。

為了節約成本,只請了一個木工師傅幫忙,大部分工作都由自己動手,每天起早貪黑,灰頭土臉地干活。

一開始,夫妻倆什麼都不會,丑哥跟在木工師傅身邊不斷學習,慢慢把木工變成了愛好,自己動手制作了很多家具。

兩個人也都不懂怎麼養花,經歷了許多次的失敗,才逐漸學會了種植和扦插……

2018年5月,他們的小院完工了,模樣也和回嘉掌柜夢想中的花園一模一樣。

灰頭土臉的日子終于結束了,一切努力與辛勞也都得到了大家的認可,夫妻倆以為生活會這樣一直朝著美好的方向發展,可租院子給他們的房東卻開始突然發難——

他將夫妻倆花200萬裝修的房屋,以22萬的價格賣了!

為了不讓孩子在這種環境中成長,他們毅然決然放棄了這里。

2019年5月,一家三口重新回到城市生活,重新開始工作,一邊上班,一邊重操設計舊業。

但是前進的步伐從未停止,在姐姐的支持下,夫妻倆決定轉戰城市民宿。

隨著兩家民宿陸續上線,并且獲得了不錯的收益,他們又看到了生活新的希望。

雖然生活不斷好轉,但是第一個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卻始終揪著他們的心。

為了給它們重新安一個家,2020年6月,回嘉掌柜和丑哥東奔西走、四處尋覓,租下了現在的院子。

回嘉掌柜負責打理城市民宿,丑哥利用空余時間一個人慢慢改造院子。

打造涼亭、制作各種各樣的家具,整個過程,他就像開掛一樣,進度雖然緩慢,但從未停止。

在此期間,他們的第三套城市民宿也正式上線。

夫妻二人一邊照顧著眼前生活的茍且,一邊向往著小院的詩和田野。

一年后,丑哥打造的小院兒終于全部完工。

推開木質大門,滿園綠色映入眼簾,路邊是扦插的天竺葵大軍和繡球大軍,一座丑哥專門為回嘉掌柜打造的工具房坐落其中,周圍一排排多肉大軍正是她的最愛。

只花了500元改造的廚房,充滿著美式鄉村風格,紅白格子地面與藍綠色柜門碰撞出不一樣的視覺效果。

廚房門后的全身鏡,讓整個空間顯得更加寬敞。

客廳采用木質家具與碎花布藝結合,展示出不一樣的簡單質樸,家具全部都由丑哥一手打造。

各個角落里擺放各種綠植花草,讓室內也充滿生機。

臥室空間非常寬敞,窗邊擺放著沙發茶幾,一家人可以在這里享受美好的睡前時光。

床頭的木質梳妝臺也是別具風格,臥室里也不會忘記擺放花草,到處充滿生機。

閑暇時,夫妻倆會坐在丑哥一手打造的涼亭里,泡上一壺茶,聊聊天、看看書,靜靜地享受鄉村花園的寧靜。

走在小院里,可以說是一步一景,就連涼亭旁邊的純手工園藝雜貨區,都被打造得跟墻上花園一樣,漂亮極了。

走累了,就坐在旁邊的花園長椅上休息一下,看看花花草草,丑哥還專門給小鳥打造了幾座小別墅。

他們還在院子里打造了一棵愿望樹,上面擺滿了丑哥親手制作的小房子,每個小房子都能儲存一個夢想,希望每一個夢想都能夠實現。

院子最里面是小菜園,菜地被分成一小塊一小塊的,種上不同的蔬菜,收獲不同的驚喜。

花園里最吸引人的,是丑哥專門為回嘉掌柜打造的繡球長廊和月季拱門。

待到繡球盛開時,擺一張小桌,坐在花叢中吃飯喝茶,將畫里的場景搬到了現實中。

走在花園小路上,一路繁花盛開,正如他們現在的生活一樣美好:

「我們生來平平淡淡,沒有顯赫家世,沒有傾城容顏,驚艷不了青春,斑駁不了歲月,可我們依然享溫暖時光,園中耕耘,努力彌補我們這平淡的一生。」

如今,想要的生活過上了,可孩子的教育問題也急需解決。

為了讓他能有更好的讀書環境,回嘉掌柜和丑哥一直過著一半城市、一半鄉村的生活。

他們的小院兒距離城市半小時車程,每天早上把孩子送到幼兒園后,夫妻二人就去打理花園。

耕種是刻在中國人骨子里的意識,即使工作和學習都在城市,也阻擋不了他們的田園生活。

春暖花開時,作為半個農民的他們,要比剛剛放完春節假期開始工作的上班族們,要忙多了。

花園需要施肥,菜地需要新一輪的栽種,屋里需要收拾打理。

而園丁最快樂的時候,除了花開滿園時,還有植物們早春冒出新芽時,這些充滿生命活力的芽點,就是美好未來的希望。

對于掌柜的一家三口來說,這個并不算大的花園就是他們的桃花源,幾乎所有的閑暇時光都在這里度過。

孩子周末最喜歡呆在這里,這里有他玩不完的東西,接近大自然也是他的天性。

春天是播種的好時節,全家一起去集市上買各種種子菜苗,一起研究種菜。

吸取了之前種菜失敗的教訓,今年一家三口的菜地不再采取野生生長模式,也和其他菜農一樣像模像樣的松土施肥,期待著秋天能有一個好收成。

干完活,一起在涼亭里休息一下,泡泡茶,采一把自己院子里的蔬菜做個蔬菜沙拉,美味又減脂。

一家三口,各司其職,樂在其中。

當然,除了詩一般的美好,小院兒偶爾也會經歷一些創傷。

由于花草都是露天種植,經歷風吹雨打之后,很多花草擺件都需要修復,回嘉掌柜的最愛的多肉,就是在經歷過盛夏之后,很多都已經空盆了。

不過,這些都沒有關系,在他們看來,這些都是大自然帶給他們的樂趣。

一家三口會耐心地重新打理、種植,小院一直充滿著生機與希望。

對于回嘉掌柜的一家來說,目前的生活狀態便是最完美的,這種狀態也最大限度地平衡了他們的生活和工作。

一年又一年,一家三口在屬于他們的小院里看四季更替,聽蟲鳴鳥叫,聞草綠花香,這樣慢悠悠的日子,正是夢想中的生活。

其實,無論選擇什麼樣的工作和生活方式,只要是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,都值得尊重。

因為遵循自己的內心去勇于探索和改變,這也是一種強大,同時還會收獲無與倫比且獨特的自由與療愈。

就像回嘉掌柜經常說的:

我們終其一生都在追求自由,或是人生自由,或是財富自由,或是我們的社交自由。

而人生真正的自由是內心的自由,是精神的自由。

愿我們都能做一個內心自由的人,用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,為自己的人生全力以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