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圈「意難平」90歲才在一起?!網友爆哭:只要是你晚點也沒關系

SanXie 2022/11/21 檢舉 我要評論

沒想到啊,居里竟然在嗑這一對。

近來,港媒頻傳一對黃昏戀—— 胡楓和羅蘭

都已經傳到在 后台求婚了......但凡你愛看TVB,對這兩位絕不陌生。

王牌綠葉、黃金配角,老戲骨嘛~」

那你就大錯特錯了。

胡楓,今年90高齡,我要是熬到這歲數可以下樓遛彎,都阿彌陀佛了。

他剛剛才在紅館開演唱會......

李小龍和他稱兄道弟, 張學友見了要下跪叩頭。

羅蘭,上周剛擺完88歲大壽,裘千尺丑到深入人心,龍婆嚇到小孩屎尿不及。

但人家是 千禧年第一個香港影后

貝克漢姆贊她美麗動人,古天樂發誓要 「照顧一生」。

兩位加起來都快200歲了,在一起?

雙方哭笑不得,但耐不住這屆網友愛嗑。

幾年前,他們拍《一屋老友記》,演 夫妻鬼魂。

恩愛相守,雙雙往生,網友爆哭: 想我爺爺奶奶了。

做活動,他們總以情侶身份出席。

或穿婚紗,或著裙褂, 有影皆雙,十分登對。

就連今年胡楓刷新最老紀錄紅館開唱,流水的賓客, 旁邊的必然是羅蘭。

但眾所周知, 羅蘭一生不嫁。

吳君如曾問羅蘭,為什麼不入愛河?

我對男女關系恐懼,男人都愛說謊!」

「但也有例外,如 胡楓。」

在她那個年代, 胡楓就是「九億少女的夢」。

居里兒時特別好奇:點解TVB成日叫胡楓「修哥」?

原來,胡楓本名胡繼修,祖籍廣州白云區神山鎮大嶺下村,生于荔灣。父親是首屈一指的 古董鑒證家

相傳,古董只要經其手,何年何月,背景來頭,皆難逃法眼。

詩書世代,橫跨粵港,修哥就是人們常說的 「西關大少」。

他家有錢到什麼程度呢?舉個小例子。

修哥生人不生膽,最怕燒鞭炮,逢年過節,老爸就把他送回廣州。

廣州不更吵?

「我廣州的屋子大,從門口走到大廳,就聽不到鞭炮聲。」真·少爺的凡爾賽。

但和所有電視劇一樣,大少都會 「激死老豆摞山拜」(粵俚:氣死親爹好上墳)

21歲那年,生得靚仔的修哥跑去報考演員,險些父子反目。

皆因那時,娛樂圈不是如今日賺200w人人艷羨的名利場,而是 「練精學懶、貪威識食」的大染缸。

差不多同一時期,也有一個阿媽怒火沖天: 「你敢去拍戲,我都打跛你對腳。」

罵的是 羅蘭

羅蘭和修哥的故事,前10年是一樣的。

其父是香港四大酒店的用品供應商, 她自是掌上明珠,夢想考上大學。

「但最后 一無所有。」

二戰, 外婆慘死,父親去世。

整個娛樂圈都贊羅蘭優雅斯文,說話溫柔,但她此生只有一次咬牙切齒:

「我今生最恨日本仔!」

孤兒寡母,自是難捱,或許天有眼,給羅蘭指了一條明路—— 演戲。

但演戲還慘過做賊,因為阿媽說:娛樂圈沒個好人!

可就是在那個 最壞的年代,卻出了兩位 最好的演員

羅蘭眼大鼻高,中印混血,身材惹火,演技一流:

導演一看:好靚女,你去做 反角

就這樣, 她青年做壞女人,中年演丑女人,晚年做鬼婆婆。

演得入木三分,出街別人會指著她罵,羅蘭臉上羞赧,但心里又笑。

我一輩子都獻給了電影。」

反觀如今圈內,為個番位要爭得頭破血流,羅蘭卻說:

「做演員不為做主角,我寧愿做電影的‘姜蔥香菜’,增香點綴。」

星途上,胡楓就不一樣了。

他一出道就是做主角,一做主角就爆紅。

不完全統計,他做過200多部劇的男主,將整個香港的頂級花旦都配了一遍。

都說胡楓是標致的「兩廣」小生相: 劍眉星目,闊口大鼻,臉型大氣。

加之舞技超群,江湖人稱 「舞王修」,彼時,也就謝霆鋒老爹謝賢,可與之一較高下。

難怪天王巨星張學友、黎明、林憶蓮統統認他為 「契爺」。

聽來,胡楓得是個 風流種吧?

我又錯。

那年,舞王修在圣誕派對上散發魅力,卻和一位少女一見鐘情。

她喚 呂詠荷,人如其名,秀色掩今古,荷花羞玉顏。

然而,娛樂圈不變的鐵律—— 愛豆不準談戀愛。要談就地下情。

于是,詠荷成了胡楓圈外女友,他們 拍拖、隱婚、生子。

直到38年后,二人才補回注冊。

婚是隱的, 但胡楓的肉麻在圈里,無人不知。

他的名言:「吵架必須男人認錯。」

「認個錯不會死, 但不可以讓老婆流淚。」

二人漫步人生路60年, 是初戀,也是絕戀。

2006年,妻子去世,胡楓在靈前寫下最后一句情書:

緣盡今生,來生再續。

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,愛妻走后, 胡楓很久都走不出來。

但幸好,有一班老友陪著他,其中就有 羅蘭

兩人識于微時, 一個是專一情種,一個是絕情不婚,兩個愛情觀大相徑庭的人,卻有說不盡的話。

他們一起給別人演唱會當嘉賓,說的是地獄笑話。

胡楓:「你怎麼和我穿一樣的西裝?」

羅蘭: 「好認啊,我在下面就這樣等你咯!」

胡楓:「呸呸呸。」

他們一起上節目,像小孩子一樣 互夸互嗆

羅蘭:「醫生讓我別退休,退休就會癡呆!」

胡楓:「哇,我差點就退休了, 多得羅蘭姐提醒。」

羅蘭白眼一翻:

「別裝了,知道你馬上要去紅館開演唱會啦。」

兩人一對望,笑得見牙不見眼。

他們共享快樂,也 同看生死

人老了,就只能看著老朋友一個個走。」羅蘭感嘆。

2020年,「香港配音王」譚炳文駕鶴西去。

羅蘭牽著胡楓,送老友一程。

去年,李香琴去世,嫲嫲再唔系大廳。

胡楓帶著羅蘭,和故人道別。

夜色茫茫,兩位耄耋老人,互相扶持,望盡人生幻變。

羅蘭無兒無女,前些年,報道稱她去醫院安排好了后事,百年歸老后, 將遺體捐給醫學研究。

「我雖然半輩子都演鬼,但還是要堂堂正正做個好人。」

網友看得心酸惋惜,但摯友胡楓卻還是瞇瞇笑。

在采訪中,胡楓講了這樣一段話:

「滄海桑田,世界一直在變,沒有什麼是可惜的。」

「只要我們懷舊就好,只要我們記得就好。」

說罷,和羅蘭仰天大笑。

在這個世界上,總有那麼一個人, 無所謂愛情,超越了欲望,你們互相扶持,互相信任。

在最傷痛的時刻,伸出雙手,在最孤獨的夜晚,拍拍肩膀。

你們大笑,你們同行, 衰老變成彼此的默契,生死不過是開懷的笑話。

正如 胡楓和羅蘭

人生九十,哪還管什麼緋聞愛情, 誰還怕什麼光陰有限,過一天自有一天的歡喜。

祝愿兩個老人家都能健健康康,笑口常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