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最丑女星」至今未婚,積蓄僅22萬:她一生孤苦,卻用愛點亮人生

SanXie 2022/11/12 檢舉 我要評論

對很多70、80后來說,周星馳電影是難以忘懷的青春回憶。連他電影里的許多黃金配角,都至今仍被觀眾津津樂道。

比如,余慕蓮。

她被譽為周星馳的御用「花魁」。

在電影《整蠱專家》里,她飾演一位奇丑無比的富婆。

她聘請周星馳去整自己的老公。事成后,為表達仰慕之情,她竟主動向周星馳索吻,讓人忍俊不禁。

那個片段只有幾秒,但因余慕蓮夸張而生動的演出,讓我們牢牢記住了她。

余慕蓮靠扮丑成名。

然而,在她「扮丑」的背后,還有著一段鮮為人知的苦難旅途。

經歷過苦難,方懂他人的苦難

香港影壇曾流行一句話:「神婆陳立品,道友曾楚霖,丑女余慕蓮」。

由此可見,余慕蓮在丑女界的地位。

70年代的香港影壇,美女如云,爭奇斗艷,沒有哪個女演員愿意扮丑。

余慕蓮是個例外。

為了多賺錢,她從來不挑角色。即便角色是丑女,她也從不應付,而是借角色苦煉演技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。余慕蓮的付出終于等來了回報。

在電影《七十三》里,她扮演的丑女形象火了。從此,她在扮丑的路上一路狂奔,名氣越來越大,連周星馳都慕名邀請她飾演丑角。

每個主動扮丑的人背后,都有一段辛酸的往事。余慕蓮也不例外。

1940年,余慕蓮出生在廣州。其母是一名粵劇演員。余慕蓮5歲時,母親和父親分手,隨后她帶著余慕蓮去了香港闖蕩。

到香港后,母女倆人生地不熟,生活都成了問題。

為了生存,母親開始接一些小角色。

此時,年幼的余慕蓮便成為母親的小跟班,每天混跡在片場,給母親端茶送水,像小大人般能干。

然而,余慕蓮的懂事沒能給她換來好運。

不久,母親決定改嫁,而遠在廣州的父親也再婚了。就這樣,余慕蓮成了父母雙全的「孤兒」。

多年后,回憶起那段艱難的日子時,她說:「我像個皮球,被人踢來踢去。」

因為家庭條件窘迫,余慕蓮11歲才上學,幾年后被迫輟學。為了能多掙錢,她天天跑龍套,直到靠演丑女成名。

成名后,余慕蓮不再為填飽肚子而發愁,但童年缺愛的經歷,也讓她產了恐婚恐育心理。

她一直到晚年,始終孑然一身。

她承認,父母的婚姻給她做了個壞榜樣。她說:「我是一個怕受傷的女人,輸不起!」

怕輸的余慕蓮沒有結婚,沒有自己的孩子,但她心里卻裝著天下的孩子。

她拍戲30多年,退休時攢了22萬元。

當人們都以為她要拿著這筆錢安度晚年時,她卻一下就拿出8萬元,在貴州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學。 幫助了300多名失學孩子重返課堂。

前幾年,余慕蓮患肺病住院后,曾經立下遺囑,她去世后,要將所有財產和器官捐贈出來,就連自己的房子,也會捐給慈善機構。

有人可能會好奇:自己過得并不寬裕的余慕蓮,為什麼如此熱衷于做慈善呢?

或許,因為理解,所以慈悲。

她在苦難中長大,從未感受過家庭的溫暖。

不僅如此,母親還一直把她視為免費傭人,讓她端茶倒水做雜活。小學畢業后,她被迫出來混社會,大半生都忙于生計,看慣人情冷暖,深知世道艱難。

正因為這種特殊經歷,她才能真正體會貧苦孩子的悲傷與無奈。

余慕蓮一生不被愛神眷顧,卻能心懷大愛,著實讓人敬佩。

華人娛樂圈里,熱衷于做慈善的,除了余慕蓮,還有韓紅。

韓紅6歲那年,父親去世。后來母親改嫁,把她送到北京的奶奶家。從此,奶奶靠賣一根根冰棍,含辛茹苦將她撫養成人。

2005年,憑借一首《天路》,韓紅在歌壇火了。也是在這一年,奶奶因腦溢血去世。奶奶離世后,韓紅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。

幾年后,韓紅走出抑郁癥陰霾,開始投身于公益事業。

她決定把自己對奶奶的思念,化成對世間的大愛,這樣才對得起奶奶在天之靈。

短短十年間,韓紅陸續收養了兩百多名孤兒。她說:「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來愛我了,那我就愛別人。」

從心理學角度看, 余慕蓮和韓紅的善舉,本質上是一種移情。

她們童年被父母忽視后,悲傷和恐懼的情緒被深深印在腦海。

成年后,每當看到不幸的孩子,她們就會本能地想去幫助。

這其中,藏著「愛的補償」。

當一個人童年時期因為各種原因,沒能得到原生家庭的關愛。等他成年后,即便已不再需要那份愛,但他還是會不停補償曾經那個沒有被滿足的自己。

余幕蓮和韓紅,愛的補償方式都是向外播撒愛。但有些缺愛的人,對于愛的補償方式,卻是向外瘋狂索愛。

向外索愛,只會把愛越推越遠

對于愛的需求,每個人都有。 只是,人和人補償愛的方式是不同的。

朋友小穎,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。

小時候,父母一心撲在弟弟身上,長期忽視了她的存在,以至于她活成了家里的小透明。

后來,小穎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學,還扎根深圳,過上了富足穩定的生活。然而小穎內心并不快樂。

在戀愛中,她總覺得男友不夠愛她。

小穎一共交往過三個男友,前兩個最后都拋棄了她。

小穎和現在的男友交往兩年半,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。但小穎還是很沒有安全感,總擔心對方會拋棄自己。

為了避免被拋棄的厄運,她曾多次試探男友底線,希望男友能無底線地包容自己,以此來證明她是值得被愛的人。

比如,男友加班回家晚了,她嫌他不顧自己的感受,會和他大吵;

男友按時下班回家做飯,她又嫌他沒有事業心,會和他大吵;

男友出差沒給她帶禮物,她怪他不在乎自己,會和他大吵;

男友給她買生日禮物,她又怪男友亂花錢,會和他大吵……

總之無論男友做什麼,在她眼里永遠都是錯。最終男友忍無可忍,向小穎主動提出分手要求。

聽到消息時,小穎幾乎要崩潰了。 她想不明白,自己明明很愛男友,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。

在親密關系里,像小穎這樣的女性,并不少見。

因為童年嚴重缺愛,成年后在還不懂得愛的感受時,便瘋狂向外索愛。

殊不知,愛從來不是向外人要來的

越缺愛的人,越容易索愛,造成惡性循環。

她們把戀愛當成了童年關系的輪回,試圖在戀愛中修正童年的錯誤,滿足童年未得到的愛。

只是,一味向外抓取,想通過不斷改造伴侶來修復自己的童年創傷,其結果一定是傷人傷己,得不償失。

余慕蓮、韓紅和小穎,她們成年后都對自己進行了「愛的補償」。

然而,前者是向外散播愛,后者是向外索取愛。 這兩種「愛的補償」方式,也造就了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覺察對愛的需求,正向「補愛」

心理學研究表明,人在童年時期如果沒能與父母建立依戀關系,那麼他內心將嚴重缺愛。而且,這種缺愛的感覺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動消失。

其實,成年人缺愛,是很普遍的一個現象。

這不是一種錯,也不是一種失敗。

只是,內心對愛的渴求,在提醒長大后的自己,去采取正向的補償方式,讓自己內在完整起來。

那麼,一個缺愛的人怎樣才能建立正向的愛的補償呢?

關鍵點在于,能否與自己和解。 與自我和解,是給自己的人生打開了一個新世界,讓自己擁有了重活一次的權利。

以下3步,可以幫助我們與自我和解。

1.接納真實的自我。

直面原生家庭對自己的傷害,接納自己的童年創傷。

如果你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,請你一定要如實地接納這個事實,如實地接納自己。

你可以專門找個時間,觀想自己被傷害的時刻。這個時刻,你可能會痛苦,會掙扎,但你一定要積極暗示自己:

「那些事已經過去了。我現在已經長大了,我完全有能力保護自己,我不會再被傷害了。」

2.做自己內在的父母。

一個人成年后與他人建立的一切關系,本質上都是他幼年與原生家庭關系的投射。

每個人內在的關系模式,都是「內在父母」和「內在小孩」。

內在小孩是指,你童年的心理創傷,始終被潛意識存儲在那個年齡段。每你成年后,回想起那個童年創傷時,你的年齡仿佛瞬間退回到了當時。

這時,童年創傷的舊模式會自動浮現出來,你會感到沮喪,悲傷,恐懼等。

內在父母代表著每個人內在本來就充滿力量,本就擁有一切的狀態。

每個成年人都可以做自己的內在父母。內在父母能無條件的接納你的情緒,傾聽你的傷痛,給予你深深的愛。

3.擁抱內在小孩。

每天抽出10分鐘,聆聽你的內在小孩,與內在小孩對話,幫助內在小孩釋放痛苦,最后深情擁抱內在小孩。

你可以對你的內在小孩說一個愛的口訣:對不起!請原諒!謝謝你!我愛你!

當你深入內在空間,汲取內在力量,與愛和喜悅的能量連接后,你就能站在全新的角度去審視自己的人生。

親愛的,無論你生于怎樣的家庭,受過怎樣的童年創傷,請記住一點——你現在已經長大,你是自己人生的主角。

除了你自己,沒有人能真正傷害你。

面對人生中的風風雨雨,愿你我始終都能自強不息,笑對風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