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過章子怡,拒當謀女郎,與兩任影帝錯愛糾纏:46歲,她華麗轉身

SanXie 2022/11/11 檢舉 我要評論

有的人紅,是紅在熱搜上;而有的人紅,是紅在大眾的心里。

曾黎算一個。

江湖上關于曾黎的傳說,第一個是美,第二個是不爭。

作為96中戲的優秀學員,演得大多是配角,從《理發師》溫婉的江南女子宋嘉儀,到《大唐榮耀》中傾國傾城的楊貴妃,這些「小」角色卻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如今46歲的她,容顏如花,生活也足夠隨性,不像一個積極「營業」的明星。

在曾黎身上,諸如年齡、相貌、事業等女性人生里重重無解的困境,似乎都云淡風輕地飄過,讓人忍不住想要細細探究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

演戲路上,把拼命藏在「佛系」里

1976年,曾黎出生在荊州一個普通家庭。

她的母親從小就非常重視對她的藝術教育。

十二歲,正是享受父母寵愛的年紀,但曾黎卻獨自一人北上求學,進入北京戲劇學院主修青衣,一學就是7年。

這一段孤單北漂的求學生涯,塑造了她的獨立和堅強。

畢業后,曾黎成了湖北省京劇院的一員,然而團里的工作沒有任何的挑戰性,曾黎深感這種一眼就能望到頭的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她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:放棄團里的工作,報考中戲。

為了惡補文化課,曾黎整整三個月都撲在課本上。

96年的時候,終于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了中戲本科班。

這個班,是中戲公認的「明星班」,

到了大三,所有人都忙著跑劇組,找戲拍,希望早早就紅遍大江南北。

然而,曾黎卻是一幅置身事外的樣子,成為全班唯一一個安穩地在學校里啃了四年書本的人。

1998年,張藝謀帶著他的新電影《我的父親母親》到中央戲劇學院挑選女主角,一開始最先找的是曾黎,可曾黎并不想放棄學業,這才有了后來章子怡的演繹。

章子怡也因為這部電影而大火,很多人都為曾黎感到惋惜。

但她卻不緊不慢地說:「別看別人演了火了,沒準我演了也火不了呢。」

正是因為覺得「她好像沒有特別大的欲望想紅」,大眾送了曾黎一個佛系的標簽。

對于外界的」誤解「,真實的曾黎這樣形容自己:

佛系并不代表不努力,我只是想慢慢來,走得更扎實一些。

畢業踏入演藝圈后,曾黎盡心盡力對待每一個角色。

在拍攝電視劇《在遠方》時,曾黎飾演的霍梅和同伴阿暢被困山中,霍梅背著他淋著雨走了好久,這悲情的一幕讓很多觀眾落淚。

曾黎在采訪時提到,拍這場戲時正值寒冷的冬天,曾黎凍得幾乎失去知覺。

當導演問到她能不能光腳踩在河里,再拍一條時,曾黎毫不猶豫地答應了。

對待綜藝,她同樣盡心盡力。此前參加《浪姐2》的踢館,對于從沒有學過舞蹈的曾黎來說,倍感艱難。

為了能在舞台上展現出最好的狀態,她努力練習,竟然跳到一個腳趾甲脫落都不知道,且暴瘦10斤。

汗水終究讓40+的曾黎在舞台上綻放了自己。她用一首改編的《笑紅塵》驚艷亮相,雖然沒有踢館成功,但她用實際行動給出了答案:

「哪怕我沒有其他姐姐跳得好,但我通過自己的付出,看到另一個自己。」

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不急不躁,擁有這樣的處世哲學,才能活得不慌張。

當別人都在為按部就班的人生焦慮時,她始終安靜地堅守在自己的時區里,過出了屬于自己的「定制人生」。

放慢腳步,經營「黎式」生活

事業中的曾黎,「小火慢燉」,不疾不徐,只演自己喜歡的戲。

生活里的曾黎,同樣打破「功成名就,家庭美滿」的社會化的評價系統。

她給自己打造的是一種「慢悠悠,但也剛剛好「的生活方式。

喝茶,食素,親近大自然。

當初和素食結緣是因為拍攝電影《理發師》,那時候的她有點嬰兒肥,導演問她:「能不能再瘦一點?會更好看!」

就這樣,曾黎決定管住自己的嘴,只吃素,沒想到一吃就是13年,早已成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,從意志力堅持,變成了享受。

從2005年開始,不拍戲的日子里,曾黎愛上了茶。

不論圈中多麼繁雜,她總能靜下心來泡壺好茶,茶友們還給她取了一個外號「喜樂思」。

曾黎曾經說過:「我愿意花很長時間去靜靜等待一件事情,在她心中,這不是消耗,而是積蓄能量。」

讓自己慢下來生活,才能讓腦子里紛繁復雜的念頭暫時停一停,真正向內探究到真實的自我。

看似簡單的「黎式」生活,背后藏著的是篤定、淡泊、和從容的生命態度。

而關于愛情,曾黎也更愿意相信那是一場命中注定的「禪意」。

近幾年,曾黎演盡了心計女人,但真實的曾黎,愛很認真,傷心也很認真,所以每次分開她都和褪一層皮一樣痛苦。

她交往過的兩任男友,基本上和帥氣沾不上任何關系。

對此,曾黎曾公開表示:

「我不以帥來界定他能不能做我男友,內在上進更重要。」

在拍攝《歸途如虹》時,曾黎和富大龍擦出了愛的火花,兩人相遇時還有一段小插曲,曾黎錯把富大龍當成外賣小哥,結果富大龍的幽默讓她有了好感。

富大龍的顏值在娛樂圈屬實不亮眼,但能力出眾,對曾黎也細膩體貼,給了從小父母離異的她足夠的安全感。

不過這段感情也只維持了短短一年,后來因為工作忙,聚少離多,無疾而終。

和富大龍分開后,在拍攝《秦淮悲歌》時,曾黎和李易祥墜入愛河,不少人說她「倒貼丑男」。

曾黎接受他,和李易祥對愛情的不顧一切有很大的關系,他對曾黎照顧有加。

但李易祥只有國中學歷,當上影帝前是一個機修工人。

所以即便事業有成,內心依舊自卑,對曾黎控制欲極強。

強烈的愛變成了偏執的愛,在乎變成了占有。

處處限制曾黎,甚至在頒獎典禮上私下聯系主辦方讓曾黎不要和富大龍同台。

為此兩人也爭吵不斷,最后曾黎無法忍受窒息的關系,選擇分手。

在一段感情中,曾黎最看中的就是尊重和信任。不舒適的感情,只會讓她感覺到壓力和疲憊。

談及愛情觀,曾黎表示:「婚一定要是跟那個認定的唯一的人才能結,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和吸引,一點將就都可能成為今后生活的敗筆。」

像曾黎這種長久享受自由,隨心而為的人,對屬于自己的自由空間還不能讓步,對待感情有著自己認定的堅持。

正是冷靜自持,張弛有度地經營著「黎式」生活,她活出遠超這個年齡的美。

丟掉焦慮,在自己喜歡的節奏里,過完此生

一個從不給自己人生按快進鍵的女人,總在自己最舒適的角度嘗試變化,一步一個腳印,找自己,這就是曾黎。

她的人生哲學既通透又豁達,活在自己的「時區」里時刻給予她穩定的能量。

在這個飛速發展的世界里,人們時常被外部的評價裹挾,著眼于眼前世俗意義上的成功。

仔細想來,很多時候我們生活局面的失控,都是從內心的失序開始的。

擺脫內在的審判者,撥動自己的「內心時鐘」。

很多人的內在都有一個外部評價體系,經常在腦海里喋喋不休,比如「你能不能像你身邊的人一樣,在合適的年齡做合適的事情……」

親愛的,不管你如今處于哪一個人生階段,都值得停下來思考兩個問題:

「你是否熱愛你現在的生活?如果不熱愛,你要如何做才能讓自己更開心?」

「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?」

活得越來越喜歡自己,那就證明路是對的。

而如果活得越來越擰巴和內耗,那就應該警惕了,你是否把人生的選擇權交給了別人?總是缺乏勇氣去做你想了很久的事情?

李宗盛在《給自己的歌》里唱到:」等你發現時間是賊了,它早已偷光你的選擇。」

所以,學會尋找生活的「軟著陸」,追不上時間的時候,不如停下來歇一歇。

見過身邊活得舒服自洽的朋友,在40+的年紀經歷公司裁員,主動辭去多年按部就班的工作,沒有選擇繼續奔向下一份工作,而是放空了半年。

盡可能地去體驗內心的「未完成事件」——買一張說走就走的機票,去一個陌生的城市度過周末難得的48小時。

看一場喜劇、追一場演唱會,參加各種自己感興趣的畫展,盡情把握這一刻。

最后,把自己的生活片段拍成vlog分享在社交平台上,建立了與自己和他人對話的樹洞。

當「社會時鐘「在你身上瓦解后,你的人生就不再是線性發展的,就沒有太多的東西可以羈絆你。

正如曾黎在散文集《順風而生》里寫到的:

花有花期,人也一樣,不必苛求一直盛放。

逆風飛揚的女孩很颯,順風而生的姑娘很美。

好的人生,就是保持屬于自己的人生狀態。


你可能會喜歡